刘仰:勤劳是中国人最优秀的特征

2018-09-18 00:58 环球时报 刘仰

  中国人的勤劳时常成为当今世界的话题。不过有时候它却招来负面评价,例如中国人不懂得休闲,不像西方人那样会享受。这种议论既有文化差异的原因,也有偏见和制度原因。

  西方关于休息的强大源泉来自宗教。所谓上帝创世,六天造完了,第七天上帝休息了。于是,信徒们也都第七天休息。到了今天,它似乎倒过来了,六天或五天为资本家老板工作,剩下的时间留给自己。

  中国没有七天一循环那么死板的规定。农耕文化中,除非被庄稼的生产周期约束,中国有些民俗节假日一连休息好几天,显得更为自由。到了工业时代,人像机器一样被标准化,西方劳作与休息的固定方式更适合于计划,使得农业时代劳作与休息相对自由的安排,弱化了存在价值。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大规模消除等级制度的国家。没有世袭贵族,每个人的勤奋劳动,都带有对未来的期待:穷人能致富,农民有可能成为官员等。这是中国人勤劳的重要原因之一。西方至少在法国大革命之前,等级制度非常坚固,低等级者再辛苦,都是为了高等级者服务。这一点,只有在美国这个新兴国家被彻底改变:工人能够成为资本家,任何人的个人奋斗都有可能获得成功。这就是所谓“美国梦”。事实上,它不过是中国传统文化在工业化时代的升级版。

  人们常说西方福利制度“养懒人”,不是没有道理。西方今天的福利制度与古希腊、古罗马的等级制度有关,例如,他们会给贫穷的公民免费发放食物。但必须指出的是,历史叙述中的“公民”不是今天意义上人人平等的公民,而是等级制度下有特权的少部分人。东西方制度差异的结果是,西方福利是特权阶层内部的“授人以鱼”,而中国实行的是人人平等的“授人以渔”。

  正是因为文化、历史和制度差异,造成中国人的勤劳成为一些西方或崇洋媚外者鄙视的对象。然而,当通过不平等方式获取的“鱼”没有了,或减少了,你又不“渔”,结果会怎样呢?面对中国人在世界上勤劳地“渔”,西方因对“鱼”越来越少而发出的怨言只能是作茧自缚。(作者是北京文化学者)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