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红亮:菲独特政治文化考验杜特尔特

2018-09-19 01:08 环球时报 葛红亮

  菲律宾政坛数十年来暗杀、政变等事件时有发生。这不,菲律宾近期的国内局势又波谲云诡,前有多位地方长官遭遇暗杀,后有总统杜特尔特粉碎一起未遂的政变。近日,杜特尔特还特意上电视回应了对反毒行动、反腐败斗争的质疑以及有关政变的传闻。

  杜特尔特是菲律宾独立建国以来为数不多的强人总统之一。实际上,他执政两年多以来,关于菲律宾可能发生政变的新闻间或出现。可以说,杜特尔特面临的并非一时挑衅,而是长期、相对更多的威胁与挑战。

  这位政治强人现今正在经历就任总统以来较为凶险的时期,而这些凶险并不是来自菲律宾南部恐怖主义组织或者反政府武装,而是植根于菲律宾特殊的政治文化。

  在政界,杜特尔特自就任总统以来敢说敢做,反对党不断就政府的相关政策提出批评,例如反毒行动和反腐败斗争。近来,反对党对杜特尔特的批评似乎达到一个小高潮,而其中一些批评更是冲着杜特尔特作为总统的权威去的。

  批评者中,现任参议员安东尼奥·特里安尼斯被杜特尔特屡次点名,他的背景最为特殊,其批评声音也最为尖锐。甚至有菲律宾舆论推测说,他就是密谋推翻杜特尔特的人之一。这位47岁的野心家是海军军官出身,曾在2003年和2007年两次对时任政府发起政变,但均以失败告终。2010年,特里安尼斯得到特赦。杜特尔特就任总统后,特里安尼斯成为杜特尔特的最大政敌。在特里安尼斯看来,杜特尔特是一个“独裁统治者”,特立独行,并“出卖”菲律宾的国家利益。这无疑是对杜特尔特政治强人权威的一大冲击。

  观察菲律宾政局,特殊的军政关系向来是一大重点,这表现为军方内部相关力量与菲律宾政坛家族政党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特别是当军方利益受到挑衅时,菲律宾这种特殊的军政关系就可能成为影响菲律宾政局走向至关重要的决定性因素。实际上,杜特尔特的相关政策,例如在军事安全合作上“疏远”传统盟友美国而选择更为全方位的对外合作关系,这不仅招致菲律宾政界亲美势力的反对,而且无疑也触碰到军方内部一些主张对美合作与加强美菲同盟关系势力的利益。因而,反对党与那些军方内部力量的合流构成杜特尔特执政以来最大危机的根源。

  另外,在进入杜特尔特执政中期以后,菲律宾也在经济领域和社会层面遇到一些挑战。可见,菲律宾现政府面临的危机是多样的,同时也是深刻的,它还是菲律宾以家族政治为基础的新旧政党与政治势力新一轮较量的结果。

  诚然,杜特尔特通过数十年的努力,以铁腕手段在菲律宾第三大城市达沃建立起杜特尔特家族的威望。但相比马尼拉传统的家族势力,例如阿基诺家族等,杜特尔特家族无疑是入主马尼拉的一支新兴势力。杜特尔特在就任总统后将自己的铁腕统治从达沃复制到马尼拉,这不仅导致杜特尔特家族及其代表的政党势力的扩大,而且也会对传统的家族政治势力产生利益侵蚀。因而,杜特尔特虽然一再兑现竞选承诺,发起反毒行动、致力于消除政府内部腐败,并实现对外交往的独立性等等,并由此赢得相对较高的民众支持率,但是这些举措并不为有关传统家族政治势力所乐见。

  杜特尔特在获得南部马拉维反恐战事胜利后,更是在2018年致力于启动修宪与推动影响面甚广的联邦制改革。这一改革进程自然而然地成为杜特尔特与传统政治势力较量的焦点,而反对派力量还将继续指责杜特尔特。因此,一次未遂的政变虽然被粉碎,但是杜特尔特面临的相关危机还难以被彻底消除。(作者是广西民族大学中国-东盟海上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