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梦婷:95后没你想象的复杂

2018-09-27 00:49 环球时报 聂梦婷

  我毕业之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上海的一家高级酒店做服务员。其实,入职之初我就已经预料到工作不会很轻松,但是这家酒店可以帮助我解决食宿问题,所以就决定先在这儿工作,顺便积攒些经验。

  一开始是在酒店的西餐厅工作,我经常把客人的菜上错,所以总是被领导骂。因为是自己的过错,所以我没进行过任何的反驳。后来,大大小小的错误也还会不时发生,这使我挺沮丧的,一个人在全然陌生的环境,既没有朋友宽慰,又不敢告诉家人,所以我只能自己扛着。渐渐地我开始进步,错误也慢慢减少了,至少能够达到餐厅工作的基本需要了,而且我还学会了制作咖啡等。再后来,我也逐渐得到了领导、同事们的认可,甚至还有客人专门写邮件来表扬我的服务。

  虽然工作越来越顺利,越来越得心应手,但我总觉得缺点什么,总觉得这份工作让我学到的东西太少了。由于今年3月份,现任总经理退休,部门的其他同事纷纷开始“活动”、选边站队,这样的工作环境让我难以接受。于是我在8月份就离职了,所以我的第一份工作前后加起来干了将近6个月,比领英统计的平均7个月还少。

  现在网络上经常有人说,95后“抗压能力低”“自我”“享受优先”。我是觉得很不可思议的,至少我身边的很多朋友抗压能力都很强,不是像网上说的那样因为被领导说了几句,就一怒之下辞职不干了。毕竟在读书上学的时候,我们也没少挨老师和家长的批评,这和现在被领导批评没什么区别。而且,我也不觉得批评是件坏事儿,这反而能促进个人的成长。

  其实,对于第一份工作,很多和我同龄的朋友最看重的并不是工资多少,而是能否学到东西、能否看到一个清晰的职业生涯规划,因为大家都知道对于新人来说,第一份工作的工资肯定很低。我之所以在工作了6个月后辞职,虽然有部分是工资的原因,但更主要的是这份工作让我学到的东西太少了,而且我也很反感复杂的人际关系和所谓的“办公室政治”。第一份工作确实让我成长许多,但我看不到未来,我感谢它,又不得不离开它。(作者是自由职业者,出生于1995年)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