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彭斯演说令西方经济学蒙羞

2018-10-10 00:27 环球时报 周文

  201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了威廉·诺德豪斯和保罗·罗默两位美国学者,勉励他们对创新、气候和经济增长研究做出的贡献。

  回顾经济学诺奖的历史,不管颁奖如何变化,颁奖理由如何众说纷纭,总体上都是在不断强化和发展市场经济的理论。应该说今年的经济学诺奖理由比往年要好,创新、气候和经济增长都是全球关注的议题。

  美国方式令西方经济学遭遇尴尬

  然而,值得关注的是,作为诺贝尔经济学奖大本营的美国近年来正不断挑战西方主流经济学。特朗普上台后提出“美国优先”口号,奉行孤立主义和单边主义,他用行动进一步强化了西方主流经济学的自利性假定,同时也否定和颠覆了亚当·斯密古典经济学的理论根基。可以说,特朗普用美国方式对西方主流经济学来了个“釜底抽薪”,更预示着西方主流经济学“百无用处”。近期,美国副总统彭斯就本届政府对中国政策发表了讲话,更进一步强化了这种意识。

  比如,彭斯认为,中国采用了一系列与自由和公平贸易相悖的政策手段,例如关税、配额、货币操纵、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盗窃,以及像发糖果一样随意发放产业补贴,“中国的这些行为造成了与美国的贸易逆差”,因此美国要从“自由贸易”转向“公平贸易”。

  西方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说过,你给我所需要的东西,同时你也能得到你所需要的东西。中国人懂得一个简单道理,中国改革开放40年取得的成就应该说得益于面向世界开放,世界发展好,中国发展更好。同样,任何一个了解中美贸易的人都清楚,美国的繁荣,也得益于中国快速增长的经济和庞大的消费市场。亚当·斯密强调,“实行门户开放并允许自由贸易的国家和都市,不但没因此种自由贸易而灭亡,而且因此致富”。英国大文豪狄更斯更是强调,“世界上能为别人减轻负担的都不是庸庸碌碌之徒”。

  内心强大才是真正强大。美国作为曾经的“自由贸易旗手”,怎么如今就成了保护主义的大本营,频频以“国家安全”为由对各种贸易活动设限。作为世界头号经济强国和科技强国的美国,难道就已经脆弱到如此地步了吗?

  “美国优先”是经济霸权逻辑

  按照美国理解和奉行的市场经济理论,所谓自由贸易:一是希望将中国锁定为美国的原材料基地,但中国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发展,一跃成为世界工厂,现在这种格局显然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和要求;二是按西方经济学比较优势原理,出口到美国的应该是中国高科技产品,而现在却是大量中小企业产品,其本身没有技术含量。现在行销至美国的产品,要么是中国政府进行大量“补贴”的产品,要么是“偷窃”美国技术或者“强制技术转移”后的产品;三是市场化应是私有化,以前是不断指责中国国企低效率,应该私有化,但中国在改革开放发展过程中却做大做强了国企,这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和要求。通过这三点,美国于是得出结论——贸易不公平。从而把中国崛起看成是美国衰落的原因,保持美国优先就必须扼制中国。

  然而,解铃还需系铃人。美国问题的真正解决只能从美国自身内部寻求解决之道。把美国的衰落归罪于中国的崛起,这不是市场经济的思维,而是经济霸权的思维,或者说是美国市场经济的“神逻辑”。

  因此,如果用西方主流经济学理论来看当前美国对中国的种种指责,显然没有道理。美国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美国优先”落地,凡是不符合“美国优先”的贸易都是不公平的贸易。事实上,这不是贸易,而是经济霸权逻辑。

  现在中美之间并不存在所谓的“经济冲突”,美国发展好了,对中国有利,同样中国发展好了,对美国也有利。我们不能否认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但是,当伟大成为一种百年的习惯,它可能就会变成一个包袱,从而可能变得很负面,最终滑向嚣张。中国人乐见美国“重新伟大”,但这样的伟大,不是建立在唯我独尊、一家独大的基础上,也不是建立在打压和扼制其他国家发展基础上,更不是以牺牲其他国家为代价。正如中国古语所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中国发展丰富经济学理论

  今年正好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有长达40年的经济高速增长历程,这不仅是中国奇迹,更是世界经济发展史的奇迹。历经40年高速增长的中国经济正在转向高质量发展,并正推动形成中国的现代化经济体系。中国需要向世界阐释改革开放40年来发生的变化,世界也需要进一步了解这个正在实现伟大复兴的国家,而经济学可能是最合适、最好的阐释和沟通方式。因此,一部改革开放中国经济发展史,就是经济学的中国理论不断彰显和升华的历史。

  中国经济发展道路和经济学基本原理是一致的,中国发展没有颠覆市场经济常识。相反,它让我们看到了尊重市场经济规律和价值规律的重要性,看到了中国实践和中国经验对市场经济理论的丰富和发展。正是改革开放40年来的发展奇迹,使得中国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产生了大量经济发展的新经验。这些实践经验为经济学研究提供了丰富的研究素材,正吸引着全世界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将目光聚焦于中国这片经济发展的沃土,期待着从中国发展经验中获得新智慧,进而提炼出经济学的新元素。

  笔者希望诺贝尔奖让经济学变得更美好,也希望诺贝尔经济学奖更好地引导整个世界经济发展。对于今天的西方主流经济学来说,发展经济学的一个新的重要途径就是基于中国经验和中国实践,用经济学的中国元素再出发。借用刚刚获得经济学诺奖的保罗·罗默的话来说,做一个有条件的乐观主义者,如果我们做正确的事情,一切就会变得更好,但关键是我们应该现在就开始做正确的事了。(作者是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