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祥:未成年人整容三“不容”

2018-10-10 00:27 环球时报 王立祥

  随着生活水平的日益提升,中国人对美的追求日渐高涨,美容业呈现出可喜的景象。日前,有媒体报道称成都某高中一个班几乎所有单眼皮女生都割了双眼皮,有些学生还进行了隆鼻、削下巴等整容手术,家长甚至主动带孩子去整容。如何面对整容低龄化这一现象,从医学的视角,结合青少年生理、心理及社会伦理塑造成长期的考量,笔者认为未成年人整容是不合适的,而且不利于他们的健康成长。

  首先,未成年人整容与他们的生理不容。年龄低于18岁的人之所以称为未成年人,是因为他们的生物机体的生命活动和各个器官的机能还未完全发育成熟,而医疗整容则是通过有创或侵入式医学科技手段,让整容者“旧貌”换“新貌”的一个创伤过程。比如,常用的隆鼻术、水光针、玻尿酸注射、激光治疗等,由此造成的创伤除了会引起机体神经、内分泌及体液系统等紊乱外,严重者还会引起机体局部的损害和功能障碍。

  由于未成年人生理功能没有发育完全,就很难使整容创伤所造成的机体各系统功能紊乱再次平衡。要知道“美”是一个动态过程,而非静态过程。对未成年人来说,在一个尚未成熟的年龄时段,一切都充满着生机勃发的潜质。俗话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就是这个道理。

  其次,未成年人整容与他们的心理不容。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爱美也是一个人正常的心理活动,但人的心理活动都有一个发生、发展、消失的过程。对一个心智尚不成熟的未成年人来说,他(她)承受不起由于整容而带来的伤残,而且容易误入“挨千刀”的畸形心里。那些为塑形而导致的惨痛案例一再表明,对处于心理萌发期孩子的家长们来说,是该抛弃“因为不美而输在起跑线上”的害人论调了!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在“美”的外衣诱惑下,部分孩子出现了整容成瘾,甚至出现一种偏执的强迫行为。当他们再通过各种感官认识外部世界事物,并伴随着喜怒哀惧等情感体验时,应该知晓“容”尚包括“仪容”的要素,而仪容又与心态息息相关,我们应该给他们灌输“面由心生”之理。

  最后,未成年人整容与社会伦理不容。美与丑,善与恶的标准,都是不同的社会形态的产物。试想一个涉世未深、尚处于发育阶段的青少年,他(她)怎能分辨清人与人、人与社会相互关系中应遵循的关于“美”的准则,比如我国军队就规定“有文身者不能参军”。所以,文明社会与之相适应的审美标准,从社会伦理的角度看,整容亦是有尺度的。如果大众审美全部变成了诸如大眼睛、高鼻梁、鹅蛋脸、尖下巴等,那么很难说这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塑形之“美”,每个人的个性之“美”也就因整容而失去了它的丰富多彩。

  诚然,对于未成年人整容也要因人而异,不能一概而论。比如,对那些先天或后天缺陷伤残未成年人实施医学美容术是必要的。但对于绝大多数未成年人而言,整容不符合其生理、心理以及社会伦理,青春之美无需任何的“修整”。(作者是中国健康管理协会健康文化委员会主任委员)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