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丁立:彭斯言论只是美部分人的极端认知

2018-10-11 00:20 环球时报 沈丁立

  美国副总统彭斯近日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演讲,对中美关系发表了系统论述。该演讲历数历史上美国对中国的种种恩惠,以及当代美国对中国进步的美好期待和施以援手。在彭斯看来,近年来中国不仅辜负了美国的“深情厚谊”,反以举国之力,以种种不公平手段处处挑战美国。他认为这迫使美国政府果断行动,以在军事和贸易等领域全方位维护美国的全球主导地位。

  彭斯的讲话引来诸多围观。有人认为彭斯论点已反映当今美国关于对华看法的新主流,也有人认为这不过是白宫为美国今年中期选举造势的把戏。总的来看,美方借此加紧对中国施压,迫使中国运筹未来国家走向时更多顾忌美国利益,恐怕才是它的真实心态。

  撇开成见不谈,应该讲彭斯演讲的某些段落还是挺“委婉动人”的,起草者应该是下了功夫。比如,他谈到美国用了庚子赔款给中国建大学,美国以“利益均沾”为由阻碍中国被西方列强彻底瓜分,美国在二战期间与中国并肩作战等等,这些大抵可算事实。

  但彭斯该说而没有说的,则是合作从来就是双向的,友谊也从不会是单通道。中国对于美军援华抗日永记不忘,但中国付出数千万军民生命的抗日也大大阻滞了日本东进袭美。美国确实用中国赔款给中国建造了大学,但美国也不应忘记它在取得赔款过程中对中国文明的严重破坏。即使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通过与美国的经贸合作取得了长足进步,但美国通过与中国的合作又如何增进了它的地缘战略与市场拓展利益,作为副总统的彭斯心里应该有本账。

  彭斯口口声声要中国公平对待美国,似乎受了天大委屈。他在通篇演讲中一边倒地为中美关系中的美国评功摆好,反复指出中国忘恩负义,但自己却犯了不实事求是、不公平公正的毛病。就是用他自己的言辞,是中国首先向寻求对外贸易的美国开放了市场,也是中国以一己之力,撑起了西太平洋抗战的大陆战场。世所周知,中国在过去三十多年来对外没有开一枪,而美国在一无证据、二无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对伊拉克“先发制人”,造成了那个国家在十年中失去30万人口的巨大灾难。

  彭斯发表的言论,对所谓中国利用中美贸易而不公平地获利大发牢骚,尽管可能会拨动一些美国人的心弦,但他描绘的图景偏离了中美合作的整体与客观的事实,也会引来美国更多通情达理者的不满。就以美国政府最近威胁对中国2000亿美元对美出口货物征税25%的动议而言,这项政策在听证期间就受到美国各界的普遍反对。美国商界支持中美公平贸易,期待中国更多开放市场,但并不接受通过大规模贸易战来碾压竞争对手,因为他们懂得这不仅超出美国国力,而且于事无补。

  中国底子薄,进步快。在一开始从落后起步的过程中,一段时间多采取一些市场保护的做法,不仅合理,而且得到美国等方的理解与同意。在我国踏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平台后,继续向前发展不仅合理,而且可能实现。当然,中国应该更多与世界分享自己发展的红利,反馈地区与国际社会,尤其是那些曾经为中国发展给予较多支持的国家,并且加强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援助,也是应有之义。

  中国反馈世界,需要能力的培育和时间的积淀。中国深化开放,自然也会伴随各种风险。回顾历史并环顾四周,人们也不难发现各种改革失败的案例。对于曾经长期积弱的中国,愿意把深化改革的道路走稳,应该不难理解。事实上,近年来中国不仅确定了深化改革的宏图,而且也在制定和落实改革的各种细案。这一进程,其实是与世界各国急迫期待分享中国发展红利的心情是一致的。无论美国政府期待中国更加开放,还是其他各国希望借助中国的资本、技术与市场走出发展新路,都与中国自身深化改革,谋求在更高层次上与世界共赢,存在根本一致之处。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方在落实深化改革开放、与世界共同发展的愿景方面,迈出了一系列较大步伐。比如,中方进口外国汽车的关税,已从25%降低到15%,并有继续开放的可能。我国货物进口的整体关税,即将从9.8%下调到7.5%。美国厂商特斯拉已成为首个获批在华全资投资的外国车企,今年我国又将21个领域移出外资投资负面清单。随着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实施,国家产权保护局得以重组,它也成为世界第一大知识产权局。还有不到一个月,上海就将做东举办首届中国进口国际博览会。凡此种种,都反映出中国通过继续开放而与世界分享发展红利的真情实意。

  上述这些,在彭斯的发言中是见不到的。彭斯片面看待问题,见树不见林,妨碍了自己的视野。作为美国第二号领导人,理应全面客观评价中美关系,而非将中美关系的一切功劳都归为己有,将双边关系中一些矛盾的原委完全推向对方。那样做,不仅无助于协商解决问题,反而只会推动矛盾不必要地继续尖锐化,最后也只能让自己骑虎难下,走到自己所愿望的反面。

  好在美国不只是特朗普和彭斯的美国。就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普选票而言,这一搭档并非美国人民的首选。虽然他们按照美国的特殊规矩赢得了大选,但这一结果本身就够撕裂美国社会。此后特朗普政府开启了“退群”模式,崇尚以美国实力来主导的各种双边与少边主义,而摒弃美国主流长期坚持的多边合作与国际主义,其倒行逆施已受到美国两党建制派、自由派知识精英以及绝大多数媒体的强烈反弹。

  此次彭斯所抛出的全面否定中国的言论,充其量只是当前美国政界一部分人的极端认知,而非美国建制派多数成员的理性呼声,更非美国普罗大众的肺腑之言。不过,对于这种片面与极端之声,中方有必要予以重视。除了据理批驳,更长远也更有效的回应方式,是通过自身的进步和对世界的贡献使其瓦解。(作者是复旦大学教授)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