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晴燕:向韩国“防弹少年团”学什么

2018-10-12 00:21 环球时报 马晴燕

  韩国偶像组合“防弹少年团”11日登上最新一期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封面说明是“next generation leader(下一代领军人物)”。此前,“防弹少年团”在纽约第73届联合国大会上发表有关青少年问题的英文演讲,受欢迎程度甚至比美国总统特朗普高一些。

  与韩国“防弹少年团”类似,中国也涌现不少偶像组合。只是对比照片的话,相差真的不多:都是十八九岁的年纪,清秀的面孔和浅色染发系列。虽然不太被上一代人认可,但却代表了千禧年之后的审美标准。然而,遗憾的是,当“防弹少年团”成为韩国外交软实力的时候,中国的偶像组合则有不少被一些急于赚快钱的经纪公司绑架,沦为赚钱机器,甚至时不时还爆出“自创歌曲”系抄袭的丑闻等。

  近期,有一项统计显示,中国当红明星的收入是日韩当红明星的数十倍甚至上百倍。一个仅仅在中国男团“偶像练习生”出道短短20天的18岁男星,在微博上以60元单价出售自己的付费照片,第二天醒来竟有8万人为其付费,一夜总计收入高达480万元!或许正是得益于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迅猛增长的中产阶级,以及甘愿为子女付出一切的父母,中国青少年可能已成为全球购买力最强的群体之一。

  就在韩国偶像组合登上《时代》封面的同时,国内某明星逃税事件则在社会引起阵阵波澜,而其他诸如明星吸毒、酒驾等负面新闻也是不绝于耳。其实,艺人和明星们的行为规范和道德修养一直是中国老百姓关注的焦点。在处于经济转型期、各地区发展仍相当不平衡,以及尚未实现全面小康目标的中国,社会舆论在震惊中默默消化着一些明星们奢侈及不检点的生活。老百姓对明星的关注不能简单地以“仇富心理”解释,它关系到一个艺人基本的职业素质,以及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相匹配的国民公德。

  事实上,文娱体育明星往往能够在国际政治中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9日,当姚明出现在平壤的篮球赛场上时,立刻引起了国际媒体关于“中美是否在争夺朝鲜半岛外交主动权”的热烈讨论。《华盛顿邮报》10日更是评论称,当7尺6寸的姚明出现在平壤时,身高6尺7寸、自称是金正恩“终生朋友”的罗德曼黯然失色了。

  当美国已经开始认真把中国当成头号竞争对手的时候,希望中国的明星们也能常常记得,自己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明星,自己成功的背后是那些喜欢听中文歌、看中文电视剧和真人秀的老百姓的支持。多一点民族自豪感,也多一点民族责任心。一个艺人最大的成功,莫过于将自己的事业和荣辱与国家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作者是环球时报首席编辑)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