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华清:美投资竞争态势耐人寻味

2018-10-16 00:49 环球时报 陈华清

  日前,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分别在近乎无争议地通过了《有效利用投资引领发展法案》(以下简称有效法案)。预计该法案将很快提交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生效。

  在《有效法案》中,美国提出在海外私人投资公司(美国官方成立专门服务私营部门对海外进行投资的政策性金融机构,简称OPIC)的框架下,建立国际开发性金融公司,并在原来仅提供对外投资保险的基础上赋予OPIC更多的职能:如增加国际开发性金融公司资产规模上限至600亿美元、统筹管理美国对外投资和对外援助等。

  事实上,特朗普执政初期曾想取消OPIC这一官方开发性金融机构。然而,随着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等中国的开发性金融机构的迅速发展,美国在该领域明显落于下风。自2017年特朗普亚洲之行后,美国政府开始构想设立国际开发性金融公司。

  在2018年上半年,围绕《有效法案》的前期讨论过程中,OPIC有两项动作值得关注。一方面,OPIC在非洲大陆资源分配已占其1/4,但今年4月OPIC却宣布继续在非洲加大资源投入。另一方面,5-6月,OPIC副总裁密集与日本、澳大利亚开发性金融机构接洽,意在拉拢亚太地区国家,形成共同促进对外投资的合作框架。

  从2018年OPIC的地域布局来看,非洲、亚太地区将成为美国国际开发性金融公司的未来重点战略布局区域,与中国“一带一路”合作重点国别、中非合作计划“不谋而合”。这一点着实耐人寻味。

  从中美价值观差异的角度,美国作为移民国家,“竞争思维”历来深入人心,而中国自古崇尚“求同存异”。从国际政治博弈的角度,美国更希望将其影响力灌输到世界每一个角落,也就是力争维持的霸权大国地位。而中国始终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和平发展理念,在与世界各国共同发展的同时,尊重彼此差异。

  超越中美贸易和投资本身的冲突,中美之间的竞争本质上是霸权主义与和平崛起之间分歧的体现。当前,这一分歧不仅体现在美国在贸易领域频繁挑起事端,其在全球对外投资的布局也已悄然展开,后续事态如何发展,需拭目以待。

  可以肯定的是,美国国际开发性金融公司的设立,不过是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效颦”之举。在当前战略关键期,中国要保持清醒的认识,完善对美战略防御体系:短期内需加快开发性金融立法,明确开发性金融机构职能定位,优化国内开发性金融资源配置以及各部门间的统筹和协调。此外,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应主动作为,适时调整对外投资模式,积极探索对外投资可持续性目标,苦练内功,避免给美国留下“口实”。(作者是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海外投资险承保部负责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栗亮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