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峥:中期选举将把美国带向何方

2018-11-06 01:13 环球时报 李峥

  美国中期选举将于当地时间6日举行。随着选举进入倒计时,特朗普似乎也有点慌了。在2日的一次竞选活动中,他首次承认共和党或将输掉国会众议院多数席位。美国一些主流民调认为,民主党获得众议院多数几成定局,甚至在参议院和州长选举中也会爆出冷门。从治国理政来说,特朗普总统应当从此次结果中汲取教训,但从争权夺利的角度看,这次失败可能很难改变特朗普政府的既定路线。

  这次中期选举是美国国内对特朗普上任以来诸多争议的一次民意测评,理论上应能再次体现美国政治的自我纠偏能力。此次选举背景特殊,时点关键,其结果将对美国政治做出以下关键性判断。

  其一,选举结果将衡量美国进步、保守势力的总体力量对比及变化趋势。此次选举将是美国“千禧年一代”首次参与政治投票,这些新鲜选民将成为选举的重要变量。从人口结构看,美国年轻一代中少数族裔比重不断上升,总体上对民主党有利。此外,选举恰逢美国政治极化达到阶段性高潮。选前一个月,美国先后出现“邮包炸弹”“犹太教堂枪击案”两起恶性政治性暴力活动。危机加剧了美国民众的不安全感,拷问了每个选民的政治信念,起到了一定催票效应。

  选举结果将验证关于人口结构的推论是否正确,也将评估政治极化对选情的即时影响。如果民主党取得超预期胜利,将在一定程度上证明政治极化并不总是有利于共和党。两党政客将根据选举结果调整其政治主张,政治极化作为一种选举策略很可能随之式微。

  其二,选举结果将是对特朗普政府争议性政策和民粹路线的“全民投票”。此次选举是特朗普政府经历的首次中期选举,被打上了特朗普的政治烙印。特朗普本人从半年前就开始四处助选拉票,为多名共和党候选人背书站台,对选举结果期望甚高。不少共和党候选人也主动向其贴靠。民主党则以“反特朗普”作为主要政治主张,强化对特朗普政策的抨击。

  从当前选请看,特朗普逐步实现了共和党的“特朗普化”,其基础选民并未流失,声势不减当年。但特朗普的“助选风暴”没有整体上改变共和党的选情,其所煽起的诸多政治敏感议题没有获得中间选民的认同。这种结果将让特朗普重新思考其执政主张和策略。在无法大幅修正其民粹路线的条件下,特朗普接下来很可能改变政治营销策略,将争取中间选民作为主要目标。

  其三,选举结果将牵引特朗普对2020年总统大选的评估。事实上,此次中期选举对于共和党有利因素居多。一方面,共和党在2011年选区重划中占了大便宜,全美50个州中近80%的选区是由共和党划定的。这使共和党在此之后的国会众议院选举中均顺风顺水。另一方面,此次参议院改选的35个席位中,仅有9席为共和党控制,共和党所面临的改选压力低于民主党。

  如果民主党按照当前趋势拿下众议院多数,将意味着民主党已经突破了选区划分对它的长期桎梏。在参议院选举中,民主党不输就是赢,只要保住当前参议院的微弱劣势,即很可能在2020年选举中实现完全执政。民主党完全执政将意味着特朗普的诸多政策可能在两年后推倒重来,是特朗普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为了避免这种最坏情景,特朗普必须在余下的两年内力挽狂澜,寻求变数。

  虽然中期选举主要聚焦美国国内议题,但选举结果也将对总统的对外政策带来显著影响。通常,如果在任总统在中期选举后面临反对党控制国会的府会分治局面,其国内政策将受到严重掣肘。比如奥巴马在2010年中期选举后就未能在国会通过任何一项重大立法措施,还受到国会多次政治讹诈。这次中期选举后,特朗普很可能也面临类似局面。

  在此情况下,特朗普将把更多精力放在可能有所建树的外交领域,尤其是两党均有共识的军事安全领域。特朗普或将调整当前以解决经贸问题为核心的对外战略,在对外谋划中加入更多军事安全和人权宗教因素。这种变化将让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思维逐步向共和党传统建制派和新保守主义势力靠拢。特朗普还可能会缓和与其他西方国家的经贸矛盾,加强与那些国家在战略层面上的合作。而对于价值观、意识形态不同的国家,特朗普很可能会采取更加单边主义的措施。

  对中国而言,美国府会分治局面将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特朗普政府推动“损人不利己”重大立法措施的可能性,但并没有改变两国关系的基本态势。从美国舆论的反应看,中美贸易摩擦、彭斯演讲等事件并没有引起广泛关注,中国因素并没有成为此次选举的突出议题。但是,民主党在涉华议题上与特朗普共性大、差异小,不会成为阻止特朗普对华用强的制约因素。在美国战略界,一股塑造中美“新冷战”、固化“对华接触失败论”的妖风邪气仍在蔓延。

  中期选举结束后,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将迎来一个新的起点,他将把2020年大选作为对华政策调整的终极目标。特朗普以调动中间选民支持为评判标准,重新衡量经贸牌、地缘牌、台湾牌、合作牌在对华政策中的效用。这些变化或许会让中美之间的一些问题和矛盾迎来一定转机,达成临时性的解决方案,但在另一些更加敏感的问题上,两国也可能形成新的矛盾和对抗。(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