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 黄载皓:东北亚如何重建互信机制

  随着亚太地区安全环境的不确定性增加,本地区构筑军事信赖的必要性也愈发凸显。一段时间以来,本地区主要国家间的相互警惕和竞争有所增加,国际纷争和军备竞赛、民族主义盛行和大国政治等纠缠在一起。在此背景下,参与北京香山论坛对“新型安全伙伴关系”的探讨,令笔者感受颇多。

  首先,感受到重建互信机制概念的必要性。所谓互信机制,从大的方面可以分为军事互信机制和非军事互信机制,而后者又可包含政治互信机制、经济互信机制、社会文化互信机制等诸多方面。到底是先建立非军事互信机制后才能建立军事互信机制,还是两种互信机制同时推动才能更好建立军事互信机制,还是先单独建立军事互信机制然后更好促进非军事互信机制的建立?笔者认为,建立信任机制的措施固然重要,但如果不重视建立信任机制的过程,就有可能产生诸多新问题,甚至是新矛盾。必须如同重视结果般重视过程,也只有成熟的过程才能达成真正的结果。从朝鲜半岛的模式看,并行构筑军事和非军事互信机制是一大特征。

  其次,感受到中美消除泡沫、构筑新互信机制的必要性。中美之间现在有超过90个对话、协商、合作机制,包括太空安全、网络安全、军事安全、海上安全等争议可以上述各种对话协商沟通。中美还制定了海上及空中安全行为准则,尽可能管控军事领域的危机和突发事件。本次香山论坛讨论的是亚太互信的构筑,但美方则表态要讨论印太信赖构筑。大国之间如何消除这种心理上的隔阂?需要相关方根据当前的外交现实,调整对对方的期待值。中美应该抛弃过往的那种相互过度期待的思维方式,取而代之的是立足现实调整政策。鉴于中美从根本上建立互信措施可能需要更多时间和努力,因此管控军事冲突和偶发军事对峙事件,则是当前最为现实的课题。换句话说,中美当下需要建立新常态互信机制。

  再次,感受到朝鲜半岛互信机制有助于亚太互信机制的必要性。要打破现有东北亚以同盟关系为中心的势力均衡和安全秩序,建设本地区新格局绝非易事。虽然今年以来韩朝之间缓解矛盾的努力仍面临诸多困难,但已经看到变化的征兆。现在亚太地区出现两个潮流,一是朝鲜半岛在裁减军备,但另一方面其他地区却在扩充军备。韩朝构建互相机制未来仅局限于朝鲜半岛,还是向更大范围扩散?笔者认为,从这点上看,朝鲜半岛信赖机制的构筑具有试金石效应,期待半岛信赖机制可以向亚太地域持续扩散。

  最后,感受到中韩为朝核“软着陆”而合作的必要性。此前从未参加香山论坛的朝鲜,今年派出了以人民武力省副相为团长的高级别代表团与会。朝方在论坛期间,也对外表明了希望加快履行板门店宣言和平壤宣言的意愿,这实际上表现出朝方重视当前半岛和平趋势,不希望妨碍和解氛围的姿态。在公开活动中,韩朝国防部次官以平静的心情互相碰杯敬酒的场景,至今让笔者感到内心热烈。《孙子兵法》说“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即如果爆发战争,最好的对策不是让对方国家灭亡,而是让对方无法再次构成威胁。这一策略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韩朝爆发战争的最大受害者无疑是半岛民族。为了实现朝核问题“软着陆”,中韩两国有着共同利益,需要合作的事情也很多。(作者是韩国外国语大学全球安保合作中心主任,本文由王伟编译)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