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喆:幼儿园新规下的思考

2018-11-17 01:09 环球时报 万喆

  日前出台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由于对民办幼儿园和学前教育发展给出新规,令一些上市的学前教育机构股票发生大幅波动,引起外界关注。

  幼儿园近年来一直是大家关注的话题。一方面,谁不曾是幼儿?幼儿不能为自己代言,他们所受遭遇需要成人的最大能力保护;另一方面,谁家没有或不会有幼儿?幼儿能否健康成长,关系着所有家庭的幸福。过去一段时间里,某些民办幼儿园曾因为虐童事件处在风口浪尖上。而且,此类现象在国内各地时有发生。借着此次《意见》的发布,我们应该梳理并找出过去在学前教育行业发展过程中的不足和缺陷。

  第一,民办幼儿园资质的审批制度似乎容易形成事实上的行政垄断。《意见》提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应该说,其政策针对性是非常强的。能够拿到“资质”的幼儿园便可以拼命扩张,转而用这种无度扩张来上市圈钱。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幼儿园的上市确实有一定问题,因为其运营基础是垄断利润,而垄断不但给其输送了源源不断的利润,还使其现代化治理的意愿大大降低,产生各种管理不力。从这个角度上说,阻止民办幼儿园仅仅追求利润而忽视管理当然是对的,但是症结并不全是资本。

  第二,必须解决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的不足。幼儿园在中国变成稀缺资源也就是近十年的事,由于过去大量街道、行业、单位内部幼儿园被关停并转,再加上近些年城市人口增多,导致学前幼儿出现入园难。曾有相关部门解释称,这是因为幼儿园不属于义务制教育,因此相关部门没有义务、责任建立更多的公办幼儿园。我们看到这次《意见》提出,到2020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公办园在园幼儿占比偏低的省份,逐步提高公办园在园幼儿占比,到2020年全国原则上达到50%;鼓励支持街道、村集体、有实力的国有企事业单位,特别是普通高等学校举办公办园。上述目标如果能落到实处,应该会大大改善学前教育资源不足的问题。

  第三,提高对学前教育的管理水平。幼儿园作为幼儿教育机构,是需要有较高门槛和资质的,目的是为了保障幼儿的健康成长。但是,从携程亲子园等案例上看,不仅审批的透明度、公开性、标准化程序存在缺失,不少民办幼儿园的管理水平也堪忧。甚至,目前社会上仍有大量的无资质民办幼儿园。因此,即便未来建立更多的普惠性幼儿园,有关部门在把好“审批关”的同时还要肩负长期监管的责任,若发生事故则应严肃处理甚至取消资质。

  综合来看,民办幼儿园所牵涉的种种问题,其核心是明知供给跟不上需求,却不去改善供给,只重“跑马圈地”。笔者认为,要解决民办幼儿园的“见利忘义”,不是要切断其盈利,而是要提供更加充分的公共服务,进行更加严格的公共管理。这也是供给侧改革的要义。(作者是盘古智库学术委员)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