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伟建:巴以快被人忘了,背后是深刻嬗变

2018-11-23 00:23 环球时报 李伟建

  近日,以色列与控制着巴勒斯坦加沙地带的哈马斯再起冲突,且势头迅猛。自今年3月30日巴勒斯坦人在加沙地带边境地区开始举行“回归大游行”以来,巴以之间已经爆发过多次冲突,其间还经历了美国驻以色列使馆的搬迁风波,巴勒斯坦为此还向国际法院提起诉讼,指控美国此举违反《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但是这些并没有得到国际媒体的太多关注。

  “巴以冲突”,这个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国际新闻中的高频词,如今变得难以得到多少关注,背后折射出的是中东局势乃至世界格局在这几十年的演变。

  实际上,如果从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宣布建国引发第一次中东战争算起,巴以时断时续的冲突已经延绵了半个多世纪。这也再次验证了国际社会已经形成的一个共识:只要巴勒斯坦问题得不到解决,巴以冲突就难以终止。

  此次冲突有两个现象值得注意:一是,就在国际舆论担心冲突不断升级会导致局势失控,甚至将引发自2008年以来的第四次加沙战争之际,双方却迅速达成了停火协议,冲突戛然而止了。以色列国防部长利伯曼还为此以辞职抗议以方接受停火,称这是“向恐怖主义投降”。二是,尽管冲突引发了国际舆论的一些关注,但相关国家——无论是美俄欧等世界性大国,还是沙特、土耳其、伊朗和埃及等地区大国的反应都极其冷淡。

  对此,有不少分析认为,哈马斯单方面主动提出停火,是因为事发之后发现自己处于孤立无援之境,继续与以色列单打独斗显然不利其保存实力;而以色列之所以接受停火是因为要拉拢海湾阿拉伯国家将主要矛头对准伊朗,因此不屑与哈马斯缠斗。至于各国对此反应平淡,很多分析人士认为这只是再次说明:巴勒斯坦问题进一步被边缘化了。

  巴勒斯坦问题被不断边缘化的主要原因是随着这些年中东地缘政治格局的变化重组,传统的阿拉伯世界阵营进一步分裂,很多阿拉伯国家为谋求在新的地缘政治格局中占据有利位置,不惜放弃大阿拉伯民族主义,以本国利益为先,不再将支持巴勒斯坦独立事业列入本国的首要议事日程。

  以上分析不无道理,但从当前国际和地区形势发展的一些新特点看,导致巴勒斯坦问题日益被边缘化的似乎还有其他一些原因:

  首先,从国际层面看,在当前全球经济和治理体系正在发生重大转变的背景下,全球性政治和经济新议题正日益增多。而在这些重大的议题上,大国之间博弈的一面正在加剧,尤其是美俄、中美之间竞争的对抗性明显上升,美欧之间的裂痕也在加深。

  这一方面极大地牵涉了世界主要大国的精力,让其对某些地区或者更次一级层面的非利益攸关问题的关注度有所下降;另一方面,众多全球性政治和经济议题分散了国际社会和舆论关注的焦点。并且,由于大国在这些事关全球发展的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这也让更多国家不得不更密切地关注和评估国际形势的发展会对本国发展产生怎样的影响。

  事实上,许多国家并未改变对巴以问题的政策立场,但在上述背景下,除非巴以关系出现重大实质性或根本性变化,国际社会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敏感度只能是下降。不仅是巴勒斯坦问题,包括伊朗核问题在内的中东其他热点问题的发展,也深受全球政治经济发展影响。中东地区形势和热点问题的发展,前所未有地,并将越来越多地受国际政治和经济形势发展的影响。这已成为当前中东形势的一大特点,也是未来发展的一大趋势。

  其次,从地区层面看,中东政治转型正在持续深入,地区旧的地缘政治格局正在发生根本性裂变。在此背景下,地区形势的发展出现两个明显的特点:

  第一,各主要国家都面临着来自内部的严峻挑战,这些国家的统治者不得不将很大一部分精力用于协调国内政治和应对日益严峻的经济困难。一些国家同时还面临来自外部的巨大压力,正疲于内外兼顾。

  第二,地区大国之间博弈加剧,国家之间的关系(如沙特与卡塔尔关系,土耳其与沙特关系,以色列与海湾国家关系等等)及这些国家的对外政策重点也在悄然发生重要的变化,新的政治对手和安全威胁正在不断地被塑造出来,这种趋势正在不断强化,也是今年中东形势发展的新特征。在这样的背景下,巴勒斯坦问题在很多中东国家议事日程上的重要性明显退居次位了。

  最后,在全球性政治和经济议题日益增多,且这些议题对包括中东地区国家在内的世界各国影响越来越大的背景下,中东地区本身的新议题也在增多。例如中东的治理与发展问题日益突出,很多国家已经提出或者正在酝酿改革和发展规划。

  在这一发展过程中,中东的利益主体也在不断扩大,这将给中东政治发展带来多元活力。这也是当前中东形势发展的一个新特点和未来的发展趋势。当然,沙特与伊朗的博弈,教派冲突、也门战争、巴以冲突等中东传统热点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会对中东新议题的发展形成制约,但新的发展议题的重要性和迫切性终究要盖过传统热点问题。巴勒斯坦问题被边缘化本身就很说明问题。

  现在,已有越来越多的有识人士认识到,包括巴勒斯坦问题在内的中东热点问题的解决需要新思维,而新的发展议题在成为地区主流话语并得到切实有效的推进过程中会产生新的思想和理念,反过来或将有助于传统问题的解决。(作者是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