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翔:WTO中国方案的核心是做大蛋糕

2018-11-24 00:55 环球时报 余翔

  中国商务部23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中国关于世贸组织改革的立场文件》,提出关于世贸组织改革的三个基本原则和五点主张,更清晰地阐释了改革WTO的中国方案。

  任何组织都有时代性,在不同时代表现出不同的特点。要想保持运行效率,需要与时俱进。中国认为WTO亟需改革。但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代表,反对借WTO改革之机,排斥和损害其他成员国利益的图谋,更不接受动不动就暗示退出WTO来作讹诈。作为WTO体系的重要参与者和捍卫者,中国主张帕累托改进型的改革,改革应考虑到绝大多数成员国的发展利益,改革不是谋取私利的途径,而应是“做大蛋糕”的过程。

  中国认为改革WTO的重点应是优先处理危及其生存的关键问题。首先,应扩大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参与权、话语权,调动发展中国家参与WTO的积极性。WTO改革尤其应保证发展中成员的特殊与差别待遇,尊重成员各自的发展模式。

  其次,必须给WTO地位一个更加清晰的确认。WTO的前身关税及贸易总协定本身并非法律意义上的正式国际组织。这种“先天不足”令关税及贸易总协定无法像其他国际组织那样行使正常的管理职能,“总干事”及秘书处常给外界的印象与很多国家的期待有所差异。尽管随着WTO的建立,法律地位问题得以解决,但传统的观念并未完全消失。

  再次,WTO自身组织体系必须适应时代发展。WTO是一个典型的“成员国主导型”国际组织,总干事和秘书处只是被动执行的角色,仅是“协调人”和“发言人”,这使得WTO成为国际组织中的“另类”。

  最后,扩大WTO管理的对象和范围。关税及贸易总协定体制的工作聚焦于降低关税、推动市场准入。新形势下,WTO应将焦点从降低关税移至规制成员国国内政策和立法,更好地行使管理国际贸易职能。

  笔者认为,短期内,改革WTO可着眼于三个方面。一是强化总干事和秘书处职权。加强总干事和秘书处推动规则制定和贸易谈判的权力。考虑改变WTO历任总干事主要来自发达成员的惯例,从发展中成员中选拔新的总干事。

  二是扩大透明度。建立起与各成员国议会之间的沟通与交流,制定与非政府组织关系的规则,增强决策和争端解决的透明度。

  三是坚持“协商一致”原则。在大原则下可考虑采取权重投票,提高决策效率。对涉及WTO基本原则和重要规则的重大决策,当全体成员国在相当长时间内无法达成共识时,可采取权重投票方式。在改革决策体制过程中,始终尊重少数持反对态度成员国的利益,特别是在采取权重投票方式作出重大决策时,对那些持反对立场的成员国予以该项义务豁免。(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经济室主任,国家青年拔尖人才)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