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洪建:英国脱欧谈判倒逼出了理性

2018-11-28 00:53 环球时报 崔洪建

  尽管仍有不确定性,但随着欧盟27国领导人以少有的高效一致通过英国脱欧协议,英国脱欧的前景变得简单、清晰起来:只要接下来双方议会能如期完成审议,英国就能于2019年3月底前如期脱欧了。回顾迄今已两年半的脱欧进程和一年半的谈判过程,可以得出的最重要结论是,只有回归理性而不是任由情绪驱使,才能让脱欧谈判摆脱混沌走向明朗,并将英欧关系从两败俱伤的悲观预期导向避免双输的平和愿景。

  两年半前的脱欧公投结果,尽管有基于英国自身角度的理性因素,但不可否认的是,一部分主张脱欧的精英人物极大地利用了民众对现状不满的情绪:他们将英国在欧洲一体化中的经历描述为被剥夺权益的悲惨遭遇,将脱欧塑造成一场“要从布鲁塞尔夺回英国主权的正义的爱国行动”。欧盟方面也被一种愤怒的情绪左右:不仅对英国开出了天价分手费施以惩罚,一些国家还希望看到英国在谈判中一无所获而“裸退”的下场。在脱欧谈判初期,英欧都受情绪支配,导致双方立场差距过大,而且任何议题都可能被解读为涉及尊严和体面的冒犯之举。前三轮谈判陷入互怼和相互拆台的僵局,以至于是否开启第二阶段谈判都成了问题。

  好在时间限制和避险心理可以帮助双方在谈判桌上回归理性。就在10月份英欧未能按谈判时间表拿出协议草案后,有关“无协议脱欧”结局的悲观预期迫使双方冷静下来:一旦如此收场,2019年3月后,英欧关系将由于无任何法律规则可循而陷入巨大混乱,由此引发的双方政治、外交、贸易、投资、安全和人员往来问题,将对英吉利海峡两岸的秩序形成巨大冲击,造成名符其实的双输局面。正是对局面失控的恐惧,迫使双方暂时放下情绪,认真对待谈判。不仅谈判进程加快,特雷莎·梅首相还大胆完成了对内阁中硬脱欧派代表约翰逊等人的清洗,并撇开硬脱欧派的脱欧事务大臣亲自上阵,主导英方的谈判路线。

  理性意味着降低预期,事缓则圆。脱欧过渡期的设立预示着双方都希望为仍解决不了的难题预留空间,避免北爱边界和渔业等棘手的局部问题影响大局。过渡期也意味着脱欧谈判实质上的延期,满足了英方将未来关系建构与脱欧议题合并谈判的诉求,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梅政府在国内面临的党内分歧、民意分裂和议会干预的困境,为梅主导并推动达成协议提供了必要的环境和空间。

  理性意味着相互妥协。双方达成的脱欧协议和对未来关系的政治纲领,既体现了欧盟方面本就强势的谈判地位和立场,比如英国在过渡期内仍需遵守欧盟法律,但也给予了英方继续留在关税同盟和单一市场的好处。欧盟不再威胁要让英方一无所获,而是接受英国政府关于未来关系应当“雄心勃勃”的愿望,暗示双方可以寻求一套量身定做的未来安排。这种相互妥协有利于特雷莎·梅用美好远景来说服党内和议会中的犹豫派,并软化和孤立强硬的脱欧派,为协议最终在议会闯关成功提供条件。

  理性意味着在脱与留、软与硬之间找到中间道路。梅首相在脱欧谈判中的忽软忽硬、立场摇摆很好地诠释了这种状况。在民意出现巨大分裂的情况下,要确保英国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就必须超越软硬脱欧路线之争。至少从目前的协议和文件来看,梅政府更多考虑了英国工商界的利益,以及避免英欧关系短期内发生重大变化的目标。

  但被恐惧心理倒逼出来的理性还很脆弱,或失望或不满或愤怒的情绪仍有可能卷土重来,让脱欧进程继续颠簸。不少英国硬脱欧派人士第一时间将协议解读为“英国的投降和屈辱”,就表明民族主义甚至民粹情绪在英国仍有根基和市场。尽管欧盟方面很难将达成协议当做一场胜利来庆祝,但在谈判中压了英国一头的兴奋难以掩饰。欧委会主席容克对英国议会的喊话“这是除了无协议脱欧以外唯一的协议”,则有可能对英国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形成刺激,增添英国议会阻挡协议的不确定性。走中间道路的理性也会遇到两头兼顾但都不讨好的窘境:目前脱欧派和留欧派中的强硬人士都对协议不满,让特雷莎·梅还难以确保拿到议会表决的多数。

  如果两年多前的脱欧公投被认为更少理性,当前英国议会就有了一个通过协议对此前的选择予以修正的机会。尽管协议通过也不意味着脱欧进程功德圆满,接下来对英欧未来关系的谈判会更加艰难,但毕竟可以由此出发而不至于中道受阻。提供更多的稳定性和确定性,不仅是英国精英们对国内民众的责任,也是他们对市场、地区和国际形势稳定应尽的义务。(作者是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