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金祥:维护文化安全,西方经验很重要

2018-12-20 00:20 环球时报 刘金祥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精神家园,是一个国家生存和发展的重要内生力量,文化安全作为国家安全的深层内容,是一个国家社会制度、政权组织、意识形态得以建立和维护的重要基础。在经济全球化不断推进的当今世界,文化与政治经济互为表征、相互交融,在综合国力发展、国际合作与竞争中的地位和作用越发突出,文化安全与政治安全、经济安全、社会安全、生态安全的链接也越发紧密。

  文化是表现为文化的经济,经济是表现为经济的文化,由文化经济派生出的文化产业是一种新的生产力形态,在经济全球化迅疾推进的当下,正在成为文化安全乃至国家安全的重要因素。

  我国虽然早已成为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文化资源优势尚未转化为文化产业“软实力”优势,文化产业的总体实力和综合竞争力还比较低,在世界文化产业体系中尚处于被动状态,难以与西方发达国家面对面,这要求我国必须开阔视野,广撷英华,尽快制定完善文化产业政策,为增强我国文化产业的竞争能力和抵御能力筑起坚实的屏障。

  西方发达国家之所以文化产业发展势头强劲,与之不失时机地出台政策法规、不断健全文化产业政策体系密切相关。在这些国家中,美国奉行的是“无为而治”的自由市场经济政策理念,法国恪守的是政府主导的政策取向,韩国坚持的是市场和政府并重的政策基准,建立在这种理念、取向和基准之上的文化产业政策是其国家历史文化演进的必然结果,也是其体制、国情、经验综合作用的逻辑产物。尽管这些国家的文化产业政策在主导思想、内在肌理和运作模式上不尽相同,但在促进本国文化产品占领世界文化市场、维护本国文化不受外来文化侵害方面却异常相似,这对文化产业起步较晚、基础较弱、实力较小、经验不足的我国来说,具有很大的启发价值和借鉴意义。

  当前我国文化产业发展尚处于起始阶段,市场结构呈现行政垄断和市场竞争共在并存的特征,在一定程度上制约和束缚着文化产业健康发展。另外,伴随经济全球化的迅疾演进,我国面临着日趋开放统一的世界文化市场,这就要求我们在制定文化产业政策时,必须像美、法、韩一样,将其上升到文化安全的高度加以考量和研判,确保所制定的政策举措服务服从于国家文化安全的需要;借鉴加拿大、日本、荷兰等国家的做法,从国情实际出发,对文化产业政策进行充分研究、科学论证和精心设计,扬长避短,趋利避害;汲取英国、挪威、瑞典等国经验,按照市场经济理念和逻辑来设计和规划我国文化产业政策,把改革文化体制机制、培育国内文化市场、开发国际文化市场作为重点,借助国内外市场的力量来发展壮大我国文化产业。

  当然,由于目前我国文化产业身单体弱,还没有成长为保护文化安全和国家安全的主要力量,所以,我们在制定文化产业政策时,应借鉴法国的“文化例外”原则,采取灵活有效措施,争取更多时间和更大空间,加速民族文化产业强筋壮骨。(作者是黑龙江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