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超:朝鲜半岛稳定势头该如何延续

2018-12-21 00:19 环球时报 吕超

  时至年底,回顾2018年的朝鲜半岛局势,无疑是国际关系中最引人注目的大事之一。

  朝鲜半岛局势转变并非偶然

  自2012年金正恩执政以来,因朝鲜执意走发展核武器的道路,一再进行核导试验而受到国际社会的制裁。然而,今年3月至6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金正恩三次会晤,以及金正恩在板门店与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会晤、在新加坡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的首次历史性会晤,使得先前紧张的朝鲜半岛局势出现了峰回路转。那么,在2018年促使朝鲜半岛局势发生如此巨大变化的原因是什么呢?

  就主观方面而言,相关国家领导人的决策有相对契合的一面:中国倡导“双暂停”,力主美朝见面并以和谈的方式解决危机;特朗普为创政绩而有了与朝鲜谈判的愿望;金正恩在内外交困下改弦更张做出和谈决策;文在寅推行对北和解政策,并起到在美朝之间牵线搭桥作用。

  从客观方面来看,一是经济制裁致使朝鲜国民经济运行受到严重影响;二是朝鲜的核导试验有了一定成果,具备了同美国对话的底气;三是美韩军演规模不断加强,以及美国战略军备紧逼朝鲜半岛。这两方面原因促使朝鲜半岛局势发生了大转变。

  如何确保半岛局势稳定关系重大

  朝鲜半岛局势在今年出现缓和改善是一件好事,但是如何确保这样的改善势头能够长期化、稳定化,则关乎到朝鲜半岛乃至东北亚地区的繁荣与稳定。

  首先,要防止美国独自操控局势。朝鲜半岛和平进程的关键是美国态度,以往美国政府在制定解决朝核问题政策时,都把与中国合作放在主要位置,而特朗普执政后一方面以贸易战施压中国,企图让中国按美国的意愿处理朝核问题。另一方面似乎又想放弃与中国合作解决朝核的政策。因此,要让美国清楚知道,在朝鲜半岛问题上摆脱中国,美国独自做主的道路走不通。10月9日,中朝俄三国外交副部长级会议在莫斯科举行,这是自2009年朝鲜宣布退出六方会谈后,中俄朝就半岛无核化问题举行的一次罕见的三方会谈。朝鲜一直把中俄当作最好的朋友,在美朝关系改善、半岛呈现新局面的情况下,朝鲜希望在重大决策前能与中俄进行充分沟通,这将对半岛的和平起到非常积极正面的作用。中俄朝也包括韩国在内,如果在半岛无核化进程中坚持自主外交与国际合作相结合,会有力抵制美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一意孤行所起到的消极作用。

  其次,坚持半岛无核化的原则。冷静分析今后趋势,朝鲜会不会在获取经济实惠后中止弃核计划?韩国赢得南北关系的缓和后,如果受到美国或国内保守派的压力仍会坚持对北和解路线吗?美国获得朝鲜冻结远程核导计划的保证而取得外交“成就”后,能否继续坚持半岛无核化的目标?这都是我们应当时刻关注的问题,并随时调整我们的应对方针。中国应成为朝鲜半岛无核化与和平进程的主导力量,并将朝鲜半岛无核化目标分解为冻结朝鲜核计划的近期目标和朝鲜永久弃核的远期目标。同时,在是否推进撤销或减轻安理会制裁朝鲜决议情况上,中国应当根据局势变化、朝鲜无核化进程,与国际社会协调情况循序渐进。

  最后,中朝关系维持在什么程度以及对朝制裁的节奏应掌握在我们手里,不应受美国影响。应迫使美国回到在朝鲜半岛问题上与中国协商合作的道路上来。在目前中朝关系转暖以及中国仍旧执行安理会相关决议的前提下,适当扩大了民间贸易规模和不违反安理会有关决议的经济合作。我们积极主张半岛无核化要同步而行,比如朝鲜爆破核试验基地表达了弃核意愿,美韩暂停联合军演也是有积极意义的,如果朝鲜在下一步继续表达了和平诚意而美国却没有相应措施,那么美国就显然应当受到谴责。能决定减轻或者加强对朝鲜经济制裁的是安理会而不是美国,美国没理由要求中国加强对朝制裁,我们也没必要等到美国同意后才放宽制裁。

  中朝关系深化发展大有可为

  2018年,除了朝鲜半岛局势峰回路转外,中朝领导人的3次会晤也备受国际社会的关注并得到积极评价。因此,在2019年继续深化发展中朝关系显得尤为重要。

  第一,对朝政策的变化和走向将是决定朝鲜半岛政局的重要因素。在安理会制裁决议依然存续有效的情况下,要避开不利因素,利用好中朝友好省—道关系,对朝开展中央与地方多层次的交流合作,如邀请朝鲜艺术团商演的文化艺术交流、中朝旅游合作、互派留学生的教育交流、合法合理安排朝鲜劳动力输入等,先把中朝友好合作的气氛搞起来,又不违反安理会决议。目前,朝鲜政府正在全力推介面向中国游客的元山滑雪旅游项目,中方旅游部门可以适当配合。

  第二,“一带一路”倡议的合作目标应覆盖朝鲜。有效利用朝韩关于铁路公路合作的有利时机,做好丹东—新义州为连接点的东北铁路公路网与朝鲜连通的准备工作。尽快帮助朝鲜完成鸭绿江新桥朝鲜一侧的土木工程,使其早日通车。丹东黄金坪岛的合作区做好全面恢复的准备。准备开发威化岛开发区。在罗先开发区的中朝共同管理委员会应尽快恢复正常工作。

  第三,警惕美国为首的西方反华势力歪曲、误导中朝关系的企图。西方势力不满中朝关系的改善和良性发展。近来,一些西方国家的外交官、记者、旅游者到东北中朝边界地区活动,个别人的目的不言自明。美国或西方人着重了解的有中朝边界走私情况、海关的验关检查情况、朝方务工人员情况、中朝地方政府或民间企业的交流情况等。一个主要目标就是在中朝经济合作领域寻找违反安理会制裁决议的破绽,借以攻击中国的外交政策及中国的国际形象。我边界地区党政军部门应做好相应防范,特别是要长期坚持对边境地区群众提高觉悟、提高警惕的宣传教育工作。(作者是辽宁省社科院朝鲜韩国研究中心首席专家)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