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峰:中美建交40年,温故才能知新

2019-01-21 00:29 环球时报 倪峰

  2019年对中美两国而言是一个特殊的年份。1979年1月1日,中美两国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

  中美在曲折中前进

  中国有句老话,“四十不惑”,其基本的意思就是,人到四十岁,很多事情都想清楚弄明白了。然而,当中美关系走入“不惑”之年,似乎与“不惑”相去甚远。过去一年里,我们看到的是,两国关系跌宕起伏,史诗级的贸易战一度如火如荼,“脱钩”“注定一战”“新冷战”“修昔底德陷阱”之声纷纷扰扰,中美两国正面临一个艰难时刻。中美关系将向何处去,又一次历史性地摆在了两国面前。

  中国有一句至理名言叫作“温故而知新”,回顾过去是怎么走过来的,有助于我们看清未来的路。站在中美建交40周年的档口,回首过去,中美关系可谓历经风雨、砥砺前行,取得了历史性的进展。40年前,中美人员往来每年仅几千人次,而2017年双方人员往来已超过530万人次;40年前,中美贸易额不足25亿美元,而2017年双边贸易额已超过5800亿美元;40年前,中美相互投资几乎为零,而2017年两国间各类投资总额累计超过2300亿美元。40年来,从推动地区热点妥善解决到反对国际恐怖主义,从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到促进全球经济增长,中美在双边、地区和全球层面开展了广泛合作。总体而言,中美关系是一个不断取得进展的关系,经历了一个有曲折但不断向上的过程。

  中美危机也是转机

  在这个不断取得进展的过程中,往往还伴随了波折。回首往事,中美关系至少经历4次严重危机。第一次是1989-1991年,美国带头对中国实施全面制裁,其中包括中止两国高层接触和军事交流等,此后20多个国家跟随对中国进行制裁。中美关系因此陷入1972年以来的最低点。第二次是1995-1996年台海危机。1995年5月,美国政府出尔反尔,同意李登辉到康奈尔大学访问。为了反对美国对中国内政的干涉,遏制“台独”势力,中国人民解放军于1995年7月、8月和1996年3月在台湾附近海域进行了导弹试射和军事演习。在第二次演习期间,美国还派出“独立”号和“尼米兹”号航空母舰到台湾海峡,向中国炫耀武力。第三次是1999年“炸馆事件”。1999年5月7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悍然使用导弹袭击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造成馆舍严重毁坏。世界舆论为之哗然,美国的行径引起中国人民极大愤慨,中美关系再次被推向悬崖的边缘。第四次是2001年“南海撞机事件”。2001年4月1日,美国一架EP-3型军用侦察机在海南岛附近海域上空对中国进行侦察时,与对其进行跟踪监视的中方F-8II战斗机相撞,造成中方飞机坠毁,飞行员王伟跳伞后失踪。随后,美机未经许可降落在海南岛陵水军用机场。美方拒绝道歉并派遣3艘军舰前往南海炫耀武力,中美关系再次遇到危机。

  以上这些危机均对两国关系产生巨大冲击,使得中美关系出现了掉头向下的拐点。然而,这些掉头向下的势能最终都没有形成气候,一次次危机将双边关系推到破裂的边缘,中美关系在低谷与峰顶之间不断起伏。但是危机的爆发,促使双方领导人分出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来处理和化解这些危机,两国政府在危机中加强了沟通交流,增进了相互了解,两国关系最终都回到了积极发展的正轨。

  中美关系的基本经验

  参考过往,中美关系之所以每每能化险为夷、化危为机,笔者认为有一些基本经验值得两国共同汲取。

  首先,中美两国需要不断寻求两国利益的交汇点和契合点。中美最初是因为共同的地缘战略需求走到一起的。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后,两国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在加强经贸合作上找到了重大利益的契合点。尽管目前中美两国陷入贸易争端,但是经贸关系仍有增长的空间,不应将两国的贸易争端看作中美经贸关系的全部。此外,双方不断在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应对金融危机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寻求共同利益,这些都推动了中美关系不断向前发展。

  其次,要发挥两国元首在处理中美关系中的一种引领作用。中美关系本身非常复杂,两国国内还有各种复杂的政治形势。在这一基本背景下,两国元首的引领作用非常关键。“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在两国各个时期各种紧要关头,两国元首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关键作用,这是中美关系中一项宝贵和重要的经验。

  再次,两国政府应不断地寻求机制性的联系。中美是两个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和文化传统都有很大差异的大国,在这样两个不同的大国之间存在矛盾和问题是很正常的,关键是如何管控好这些问题和矛盾,使之不影响两国关系的大局,政府有效的沟通会在这方面发挥积极的作用。

  最后,要不断扩大两国社会之间的交流,扩大中美关系的民意基础。根据美国盖洛普和皮尤的数据,美国民众特别是年轻人,对中国的好感正在上升,这是中美两国人民经过更多面对面的交流而获得的真实体验,有望成为两国交往过程中越来越重要的纽带。

  中国有句老话,“不打不成交”。过去,一次次危机对两国关系产生冲击,而危机的化解不仅使得问题有所控制,而且使得双方之间变得更加熟悉,更清楚地了解了对方的意图和底线。随着两国关系竞争性凸显,危机与危机控制和化解可能将成为一种未来中美关系更常见的演进方式。对此,我们需要做必要的心理准备,这对当下的中美关系显得尤为重要。(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