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大昭:归化,切勿只盯着一时之需

2019-02-02 00:50 环球时报 汪大昭

  什么是归化?为什么而归化?怎样完成归化?归化后对各方有什么影响?随着国内第一批归化足球运动员日前在中超俱乐部中正式登陆,围绕运动员归化的信息引起社会上广泛关注。无论出于何种心态予以关注,还是表达对此事的见解,上述四个问题都必须弄清,这是国际规则,是国家法律,不只是情感。

  通常我们说的归化,以往习惯称为改变国籍。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申请归化就意味着必须放弃原有国籍。眼下出现并被讨论的归化球员基本都是华裔,说全了就是有中国血统的外国人。在理解上,给人以回归的情感成分,比过去常说的改变国籍更复杂。

  在亚洲杯足球赛上,有超过七成的参赛球队使用了归化球员。这种做法已存在20多年,时下在国际体坛颇为流行,队伍最大的受益就是提高了运动成绩。归化球员的办法只要好使,确实管用,接下来的问题应是如何规范,而不是仅停留在允许还是禁止的讨论中,否则必然闹出“下有对策”的乱局。当然,有的国际体育组织要求改变国籍须满一定年限,也有的规定运动员终生只能代表一个国家参赛。

  目前在中国职业联赛中出现的归化球员,并非自愿加入中国国籍的老外,而是不具中国国籍的华裔球员。他们申请入籍后,不占用外援名额参加比赛。实际上,这对归化的概念多少有点含混、串味。站在俱乐部的角度看,纯粹的外援实力最强,其次是归化的华裔。这两种人都是在发达国家的训练环境中成长,在中国足球整体水平没有实现质变之前,由他们撑起球队阵容的骨架,是现时规则下提高成绩的捷径。

  不过,这样做的前提或者说最基本的底线有两条:一是归化的华裔球员确实放弃了原来的国籍,二是他们的能力确实比国内培养的球员更强。谁能为此做出百分之百的保证呢?

  如果姑且将这种做法算是归化的一种,那么球员年龄最好在23岁以下。否则,场上11名球员,除去外援、归化球员和规定必须保证的U23球员,哪还有正值当打之年的国内成熟球员立足之地?由此推算下去,校园足球打下基础和俱乐部梯队青训都将因出口越来越窄而贬值,甚至萎缩。

  体育不仅是竞技比赛,还是健身方式和教育手段。全球经济、文化开放交融,在异国他乡生活、学习、成长的孩子越来越多,血统和国籍都不是往来和沟通的障碍。属于中国自己的事情需要他人帮助,但不可能找寻他人替代,无论这个“他人”来自什么血统和国籍。

  通过自愿归化扩大人才群体,可以吸收众人之长,壮大祖国事业。同样,只为成绩,归化也可以短期见效,满足急功近利和一时之需。在中国,很多人做事会效仿,前面有人走通了路,便会有人接踵相随。关起门来不是办法,打开国门并不等于随意进出,连规矩和信念都不要。辩证看待发展,归化之策也不是一定阶段的必然。(作者是人民日报社高级记者)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