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红亮:赴越南投资,三思而后行

2019-03-05 01:05 环球时报 葛红亮

  近来,关于越南“增长奇迹”的讨论不绝于耳,一个在经济发展上被形容为“凶相毕露”的越南形象在社交媒体上热传。各类财经类公众号从投资设厂、房地产等多个角度“刷文”,极力渲染投资高回报来吸引国内资本赴越南。虽然越南“革新开放”以来的经济建设和社会进步毋庸置疑,越南目前也保持着较高的经济增长率,但以此来断定赴越南投资设厂或投资房地产就能获得高回报,尚且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三思而后行”是必要的。

  越南自20世纪80年代“革新开放”以来,综合经济增长率大约为7%左右,居东盟各国之首,在亚洲也只仅仅次于中国。越南之所以能够保持如此高的经济增长率,除了与其所处的工业化发展初级阶段以及高速发展时期有关,还与它在20世纪90年代以来积极融入地区一体化和全球化进程不无关系。

  越南经济快速发展是搭乘中国“快车”的结果。长期以来,中国保持着越南第一大贸易伙伴的地位,而2018年越南与中国的双边贸易额约达1067亿美元,中国由此成为越南双边贸易额达1000亿美元的首个贸易合作伙伴。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中资企业落地越南,并为当地创造大量工作岗位。

  越南经济快速发展也是地区国际产业分工和分布演化逻辑使然。从投资来源看,韩国、日本、新加坡、中国台湾和大陆是越南外资最重要的来源地;而从投资分布和产业来看,韩国与日本企业投资的是相对高端电子产业,中国台湾地区的企业则热衷于“代工生产”,而中国大陆企业赴越南投资更多集中在纺织、服装、鞋类和农业等领域。因而,赴越投资的主体更多来自地区内,而投资产业领域的分布也以低端产业和劳动力密集型为主要特征,而从驱动方面,中国国内产业发展与升级、贸易壁垒的规避和越南廉价劳动力等工业化初期优势则是形成赴越南“投资热”的主要原因。

  如果更通俗地来讲,赴越投资热实际上是低端产业资本继续追逐利润的结果,其中就包括来自中国大陆的中小企业。从短期来看,中国中小企业赴越南等东南亚国家投资是规避中美贸易摩擦壁垒与挑战的举措之一。但同样要强调的是赴越南投资可能面临的瓶颈和风险挑战。作为低端产业资本投资理想地的越南虽然有其劳动力、土地等方面的优势,但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越南的用工成本和土地成本也是“水涨船高”;而劳动力素质的低水平实际上也为企业运营和管理带来了挑战。同时,由于越南方面对环保、用工来源方面都有严格的规定,企业不得不在生产设备、用工手续等方面付出不小的代价。因而,在付出巨额成本赴越继续投资低端产业和斥资用于低端产业升级之间,中国投资者要有长远的战略眼光。不仅如此,由于相关方面对中资存在着防范、警惕乃至担忧的心理,赴越中资企业同时也得面临着来自政治层面的潜在风险;而由于差异性的人文环境,来自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的企业赴越经营极有可能会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形。

  在越南“投资热”舆论造势下,相关企业尤其切忌采取短视和急功近利的行为,应综合评定赴越投资项目的选择和风险,更要以中长期的眼光来看待产业发展和投资,毕竟一味地以低端产业追本逐利并非长久之计。(作者是广西民族大学东盟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