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缉思:身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世界

2019-03-07 01:00 环球时报 王缉思

  两个故事引发的思考

  几年前,美国加州的一位女市长跟我讲起她同一位中国市长的交谈。两位市长所领导的城市结成了姐妹城市。中国的市长说,他的城市有一个很好的工业项目,愿意到这个姐妹城市投资。这位信心十足的市长说:“我们这个项目可以带动你们城市的GDP增长,对你竞选连任也一定会有好处。”美国女市长却回答说:“恰恰相反!我们的市民最关心的不是本市的经济增长,而是保护这里的生态环境。如果我引进这个项目,造成环境污染,我这个市长会被赶下台的。”

  也是几年前,我到法国的旅游胜地戛纳小镇开会。下午四点多钟会议结束了,我漫步到海边,想走进一个咖啡厅休憩。一位老板模样的男人却一边收起屋外的遮阳伞,一边告诉我:“马上要起风,我们打烊了,对不起。”我抬头一看,风和日丽,哪里有起风的样子,分明是老板要下班休息!许多南欧人的生活态度,是“到手的钱都懒得赚”,休假比工作重要。这很难被中国人接受。

  这两个小故事,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和一些国家社会关注点的差异。当我们谈论世界政治的多样性时,往往看到的是西方和非西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发展道路上的差异。其实,世界政治的多样性还表现在许多其他方面,特别是在不同国家、不同历史阶段,人们所追求价值的不同。比如,一些中国人把经济增长(赚钱)放在首位,和一些欧美人更加重视生态环境或休假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其实西方人和中国人都想发财,也都想保护环境和休假,只不过在具体环境下有不同的取舍和先后顺序罢了。

  各国价值追求排序因时而变

  全人类有许多共同的价值追求,但追求的侧重点却可能因时因地而迥异,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世界政治的多样性。在当代世界上,不同经济发展水平、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政治制度的国家及其国民,都有一些相同的善恶标准,比如都崇尚自由、追求公正、爱好和平、向往安定富足的生活、爱护大自然,都摒弃奴役、压迫、暴力、贫困、环境破坏等等。这可以说是世界政治的共性,也是中国提出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前提和基础。

  安全、财富、信仰、公正、自由等等,都是人类普遍追求的目标,这些“好东西”可以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但在现实世界里,这些价值追求却往往是相互矛盾、顾此失彼的,而且不同的国家、政党和人群,对这些价值或目标会做出不同的排序。即使在同一个国家里,首要的价值追求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也有所不同。

  比如,国家之间会为领土纷争(即本国宣称的主权和安全)而诉诸武力,不惜牺牲和平,付出经济代价。在近现代,为争取民族自由和解放,用武力推翻西方殖民统治,被普遍认为是公正的,此时奢谈殖民地国家的和平、秩序、经济繁荣,就缺乏正义感。毛泽东同志曾说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因此用暴力革命的手段反抗阶级压迫,那时是完全正当的。匈牙利诗人裴多菲有一首著名诗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突出了自由的崇高含义。在一些伊斯兰国家,如果为了赚钱而违背了伊斯兰斋戒或其他戒律,是要受到严厉谴责和惩罚的,有不少人甚至认为实现伊斯兰教复兴的目标比经济发展更重要。

  世界政治正在发生巨变

  从价值追求排序不同的角度来理解世界政治的多样性,可以分别从横向(不同国家)和纵向(不同历史阶段)两个方面看。

  从横向看,大千世界,“各有各的难处”。欧洲主要国家的和平得到了保障,早已实现了经济现代化,当前政治的核心问题是同社会公正、外国移民和难民相关的民生问题,以及一系列所谓“后现代”的非传统安全问题。美国的国内政治越来越受到贫富悬殊加大、族群分裂、拉美移民等问题的困扰。对中东北非的许多国家来说,安全排在政治议程的首位,而宗教、教派、政权继承等这一地区的独特问题时刻在干扰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在许多非洲国家,贫困问题首当其冲,完善国家建制的任务也刻不容缓。拉丁美洲若干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而难以自拔,政治上左右摇摆,贪腐问题难获解决。“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主题”,是我们分析当今世界政治的出发点。但具体到各个国家和地区,“主题”的多样性就马上显现了。

  从纵向看,可以推断,在人类政治发展的不同历史时代,是有不同主题的。其实,有史以来,人类一直在追求和平,也一直在谋求发展,但为何在以前的时代,和平与发展没有成为时代主题呢?

  古代世界被称为“帝国的坟场”。在农耕时代,生产力低下,财富积累有限,对劳动力、领土和财产的争夺,特别是暴力争夺,遂成为那一时代的政治主题。持久和平是奢望,世界各地的经济发展不仅十分缓慢,而且还经常因战乱、天灾、瘟疫而出现倒退。西方工业革命之后,生产力有了飞跃发展。西方国家凭借资本积累和坚船利炮,开拓了资本主义全球化的进程。这一进程充满了暴力,引起了世界范围的失衡。距今天约一百年的时候,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十月革命爆发,把世界带进了以“战争与革命”为主题的时代。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冷战接近尾声,经济全球化突飞猛进,世界政治的主题才转变为“和平与发展”。

  在坚持“和平与发展仍是时代主题”这一大判断的同时,我们需要密切关注世界政治正在发生的巨大而深刻的变化。资本主义畸形发展造成贫富差距加大、全世界人口流动强化了社会认同危机。发展的失衡,社会公正与精神信仰的缺位,严重冲击着当今世界的稳定。我们看到,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正在同时上升,许多社会弥漫着不满情绪,大国间的地缘战略竞争日益激化。技术创新既能给人类带来前所未有的美好憧憬,也能造成更大的社会分化和冲突。

  展望未来,世界会不会重新出现大范围的动乱,出现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停滞乃至倒退呢?时代主题在什么条件下会再次转换呢?这是不能轻易回避的问题,我们必须保持清醒,居安思危。(作者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