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桅:人类命运共同体如何通“三统”

2019-03-08 14:47 环球时报 王义桅

  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国际自由秩序”是什么关系?是不是中国要恢复天下体系?笔者日前参加印度国际经济关系研究理事会(CRIER)一场研讨会并就“理解人类命运共同体”发言,随后听众就集中讨论了这个问题。

  所谓国际自由秩序其实是“美国治下的和平”,包括三大支柱:一是联合国体系,中国是其中一部分,美国在“退群”和反多边主义,中国则在捍卫。二是亚太地区的“辐辏”体系,即以美日、美韩、美澳、美菲、美泰双边同盟为辐,以美国霸权为辏,同时实现美国提供安全和市场准入、盟国提供美国前沿军事部署和战略伙伴的地区安全秩序。美国学者伊肯伯里形象地将这种自由主义的霸权秩序,描述为“东亚国家出口商品到美国市场,美国出口安全到东亚。”而中国崛起打破了这一局面,出现“经济靠中国,安全靠美国”的“亚洲悖论”;三是跨大西洋关系:以北约为核心,以美欧共同价值观为纽带,维护西方主导的治理结构,但当前遭遇了美国政府单边主义的空前挑战,致使默克尔呼吁“欧洲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里”。

  美国主导的国际自由秩序中的“自由”是基于一种二分法思维,是以自身的自由民主、市场经济价值观将世界区分为所谓“西方—非西方”,制造对立。因此,国际自由秩序是排他性的秩序,容纳一些国家同时排除另外一些国家。在当今互联互通的世界里,不公正、不合理、不可持续的一面愈发显现,更何况领导者美国在日益乏力的情况下,已经开始“美国优先”了。

  再说,对于所谓的国际自由秩序,联合国、国际法认可吗?事实上,美国领导才是这套秩序的关键,是否“自由”也是由美国界定的。到了特朗普时期,美国一些建制派精英开始把他与美国进行切割,认为他不能代表美国价值观,试图以此说服西方其他国家继续指望美国领导。今年慕尼黑安全会议,在彭斯副总统团之外,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也组团参加,目的是向欧洲直接喊话:再等两年民主党上台了,美国就会恢复常态,继续发挥领导作用。当年小布什时期,情形也类似。也就是说,不管谁做美国总统,美国价值观、领导权不变。这本身就是不“自由”。再说,经济全球化的同时,政治又趋向于地方化,国际自由秩序的内在逻辑充满矛盾。

  因此,中国不是反对国际自由秩序,而是要包容之。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和合文化”的体现,旨在实现国际社会价值观的最大公约数。基辛格在《世界秩序》书中写道,从来没有世界秩序,只有国际秩序。中国古代天下秩序也是中外秩序,今天要建立超越中外、国际的全球秩序,这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使命。

  为何人类命运共同体明明是告别近代、走出西方的理念,西方却认为是旧瓶装新酒,并以己度人呢?推而论之,为何西方老误解中国?

  一是线性进化论思维作怪:你在重复我的过去。认定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的天下观,而天下观是霸权观,或是宣称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国际自由秩序的敌人,并号召加以抵制,这些思维暗含的逻辑是:我过去得的病,你今天要吃药预防。

  二是普世价值作怪:国内的就是国际的,你的价值观得按我的来。而中国儒道释并存,自然成为作为一神论产物的普世价值的敌人。

  三是西方胜利主义思想作怪:中国是唯一连续不断的文明古国,西方通过冷战也未能阻断中国发展。

  笔者认为,在破除西方对中国误解的同时,要更好地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需要在思想上通“三统”:

  ——传统,中华文明和人类其他文明传统。中西方各有“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思想。正所谓“世界是通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就要激发人类文明各种传统共鸣。

  ——道统:近代以来国际体系的基本原则。从360多年前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确立的平等和主权原则,到150多年前《日内瓦公约》确立的国际人道主义精神;从70多年前《联合国宪章》明确的四大宗旨和七项原则,到60多年前万隆会议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这些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提供了基本遵循,也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

  ——正统:马克思“自由人联合体”思想,人类命运共同体将马克思主义时代化,弘扬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当下和未来的中国对世界初心不变,就是为人类的进步事业做出更大贡献,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标志着中国从“传统中国”“现代中国”向“全球中国”的身份迈进。这个过程的实现,有赖于上述的通“三统”,以及各国从传统性、现代性走向全球性的通“三性”。▲(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责编:薛艺磊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