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微:空难折射非洲工业化困境

2019-03-13 00:20 环球时报 宋微

  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坠机事故发生后,一些针对埃塞航空和非洲航空运输的舆论评价比较悲观,甚至有人说“再也不冒着生命危险去非洲了”。这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公共舆论对非洲的了解尚浅。

  事实上,埃塞航空是非洲最好的航空公司之一,拥有良好的安全记录和非洲大陆最新的飞机机队,可以说踏上过非洲大陆的人都乘坐过埃塞航空。但是,埃塞航空的业绩无法掩盖发展中国家在面对发达国家航空工业时的整体弱势。

  在国际航空市场上,发达国家公司掌控着技术的绝对话语权,发展中国家不但没有议价能力,甚至连能否正确使用产品都非常被动。不少发展中国家交通基础设施保养意识淡薄、人员维护培训不足。2008年金融危机后,发达国家通过大型航空公司之间的并购重组,进一步提高了市场垄断,甚至在一些国家的市场集中度已超过80%。此外,它们还通过航空公司联盟体内或跨盟的航线联营与股权合作,在大部分航线上占据“实质支配地位”。

  另一方面,发达国家将老旧飞机转卖给非洲、南太等欠发达国家,也造成了安全隐患。发达国家的老牌航空公司将老旧飞机大量转移给发展中国家市场、超龄服役的现象不容忽视。这种情况在南太平洋岛国地区比较严重。笔者赴汤加和萨摩亚调研时,发现新西兰航空服役半个世纪以上的飞机正垄断着岛国航线。而新航、澳航不惜以当地居民的生命安全为筹码打压竞争对手,舆论渲染中国的“新舟60”和“运12”飞机不符合适航要求。

  与波音等公司经常忽视发展中国家市场特点相比,中国企业从自身发展经历出发,在这一点上走在了前面。过去几年里,中国的“新舟60”和“运12”飞机不仅联通了广袤的非洲大陆,而且为非洲带去培训与管理支持,帮助他们提升能力,稳定运营。除了向非洲国家援助飞机外,中国航空企业还帮助非洲国家维修保养配套基础设施。例如,2016年12月埃塞航空维修喷漆机库项目交付使用,该机库由中国航空企业承建,是非洲唯一的喷漆维修一体机库。

  从避免悲剧再次发生的角度来看,支持非洲本土工业化发展是必由之路。非洲国家自身的发展经历使其充分认知西方国家的“宗主国做派”,逐渐降低了对西方外部支持的预期,主动探索本土工业化的发展路径。2015 年,非洲联盟首脑会议制定并且颁布了《2063 愿景》宣布:“非洲国家可以通过自然资源的选择、增加附加值,推动经济转型、经济增长和实现工业化。”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非洲国家纷纷提出将《2063 愿景》对接“一带一路”倡议。毫无疑问,中非发展合作为非洲国家的工业化和现代化发展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遇,而埃塞俄比亚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节点国家之一,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埃塞航空在中埃经贸合作中扮演重要角色。因此,我们有理由提振对埃塞航空的信心,继续推动中非间在互联互通领域的合作,加强人员和资金的往来,支持非洲本土工业化的发展。(作者是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