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中民:且慢争抢反恐胜利果实

2019-03-25 00:57 环球时报 刘中民

  就在“叙利亚民主军”艰难攻克“伊斯兰国”的最后据点之际,美国白宫3月23日发表总统声明,宣布“伊斯兰国”控制区被美国及其联盟伙伴一起解放了。特朗普甚至在“空军一号”上对随行记者说,“‘伊斯兰国’百分之百失败了”。事情真的如此简单吗?

  从“伊斯兰国”实体组织被总体消灭,直至其控制区域被收复,这固然值得国际社会高兴,但美国迫不及待地宣布彻底胜利,不仅在“伊斯兰国”是否彻底被消灭这一事实认定上比较草率,同时也让美国邀功、抢占国际反恐道义制高点的味道十足。这里显然有三个问题值得质疑和剖析。

  首先,宣布“伊斯兰国”作为一个地理和政治实体被彻底消灭,既过于武断,也无实质性意义。

  即便控制区域和主要城镇被全部收复,这也并不意味着“伊斯兰国”已“百分之百失败”。众所周知,恐怖主义作为典型的非传统安全威胁,其突出特点是组织化与个体化、实体化与网络化、中心化与分散化并存的顽疾。尽管“伊斯兰国”是不同于“基地”组织等传统恐怖组织的准国家型、领土控制型的新型实体,但它同时仍具有传统恐怖组织的个体化、网络化、分散化等特征,尤其是在严重受挫后更是如此。

  暂且不说“伊斯兰国”极端意识形态和地区分支组织影响犹在的现实,在中东地区尤其是叙利亚、伊拉克形势依旧动荡的情况下,既无法排除在地形复杂,教派、族群和部落矛盾突出的局部地区仍有成规模极端力量存在的可能,更无法排除被打散的极端分子在条件适宜的地区重整旗鼓、兴风作浪。这也恰是国际反恐斗争长期性、复杂性所在。

  其次,美国有意夸大自身及其反恐盟友的作用,刻意忽略其他国际和地区反恐力量做出的贡献。

  众所周知,自2014年“伊斯兰国”出现后,美国的确率先组织西方和地区盟友建立了打击“伊斯兰国”的联盟,但反恐效果却一直不彰。真正与“伊斯兰国”浴血奋战的主要是叙利亚和伊拉克政府军、民兵武装,尤其是库尔德武装。直至2015年9月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打击极端组织以后,加之伊朗加大对伊拉克政府以及什叶派武装的支持力度,打击“伊斯兰国”的斗争态势才逐步发生逆转。此外,联合国框架内的国际反恐合作如情报、金融等领域的合作,其作用同样不容忽视。其他国家也发挥了具有自身特色的重要建设性作用,如提供人道主义援助、通过提供资金和警务培训增强阿拉伯国家自身安全能力建设等。

  最后,只顾抢占国际反恐道义制高点,却难掩“催化剂”作用。

  近年来,美国确实在军事上加强了打击“伊斯兰国”的力度,客观上为国际反恐斗争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但其利用极端组织矛盾“借力打力”,既利用又出卖库尔德人利益等做法,都有极强的负面作用。而美国颁布“限穆令”排斥穆斯林移民,频繁使用歧视性反恐话语,在巴以问题上愈加露骨地偏袒以色列,近期又宣称以色列拥有对戈兰高地主权等做法,都构成了刺激极端主义和极端组织反弹的酵母或催化剂。在争抢胜利果实之前,美国先应反思自己曾经和正在埋下什么样的“种子”!(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所长)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