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冠杰:英国需克制干涉香港的冲动

2019-03-30 00:35 环球时报 李冠杰

  日前,英国政府发布了第44期《香港问题半年报告》,一如既往地以香港事务干涉中国内政。自1997年7月的第一份报告出台后,以评估“一国两制”实施为借口,时刻监视香港局势的动向,每隔半年就向议会递交一份报告,已成英国外交部的“惯常职责”。

  香港曾经被英国占领,那是当时中国无力抵抗经过工业革命后,用枪炮武装起来的英国所造成的割让结果。1997年香港回归后,英国并没有打算放弃干涉,而是借助《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巧妙地以自由法治为借口不时拉扯香港和大陆的向心力,导致今天有些香港人士倾心于英国给香港勾画的政治幻景。

  从历史上看,英国式民主是经历数百年缓慢发展的结果,且有它不可复制的独特性。英国是君主立宪制国家,君主和贵族曾在很长时间里掌握着国家权力,财产是衡量一切的标准,普通民众并没有参与政治的权利。英国表面上的民主是1928年之后的事情,那时英国女性才获得同男性一样的选举权。即便这样,各种特权依然存在,君主和有些贵族依然是世袭的。到布莱尔执政时期,为了彰显民主,便废除了600多名世袭议员的资格。至少可以说,英国的自由民主目前仍处在不断塑造之中。

  实际上,英国尝到了被自由民主手段误导而带来的焦躁和痛苦。“脱欧”这场政治剧目正是英国引进全民公投这种直接民主手段所造就的。时任首相卡梅伦同意苏格兰举行独立公投,苏格兰没有独立出去只是英国一时走运罢了,但此事远未结束。接着英国便尝到了这种民主带来的灾难,英国脱欧公投没有按照卡梅伦的路数走。从2016年全民公投至今,英国陷入到脱欧泥潭之中,更换首相、提前大选、议会发起对政府的不信任案、针对脱欧协议频繁举行投票等,这些几乎消耗掉了英国政治精英的全部精力,关键是脱欧出路仍未找到。英国人脱离了他们长久以来坚持的政治审慎,在推行新式民主上尝到了苦头。

  然而,英国人并不懂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他们拿着自己都怀疑的自由民主标准讨论香港事务。在过去促发香港“占中”事件上,英国人推波助澜。2013年9月,英国时任外交国务大臣施维尔公开撰文表示,对于香港事务,“英国随时准备以任何方式提供支持”。2014年7月,在香港内部就政改方案展开激烈争论时,英国议会启动了对香港民主进程的调查。英国的支持态度无疑加剧了香港社会的内部矛盾,间接促进了“占中”事件的发生。

  在刚刚发布的这份半年报告中,缺失反思精神的英国人仍沉浸在自己建构的政治幻象中。外交大臣亨特密切关注“对香港民族党的禁令、对选举候选人的政治筛选”等事件,认为“香港的高度自治正在被削弱”。英国人暂时忘却了自己家中在失火,他们抽空以隔岸观火的心态品头论足着香港事务,从来不实事求是地看待问题,也没有心思去认真解决问题。

  中国从来没有对苏格兰和北爱尔兰问题发表看法,也从未支持它们从英国分裂出去。按照一些英格兰人的思维习惯:随着国力的增强,中国该支持北爱尔兰从英国分裂出去,因为它原本就是爱尔兰的一部分,而爱尔兰在历史上曾是英国的殖民地;中国还可策划一下与苏格兰合作共同开发北海油田,并可派航母去自由航行一下。但是,中国坚持不干涉内政的外交传统,以政治审慎处理国家间关系,因为中国人明白“鞋子合不合脚,自己穿了才知道”的道理。在这一点上,英国需要认真反思自己,更应该向中国学习。(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研究学者)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