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光宗:高离婚率背后的巨大风险

2019-03-30 00:34 环球时报 穆光宗

  近日,有关中国高离婚率的调查引发高度关注。2018年全国结婚登记人数为1010.8万对,离婚登记人数为380.1万对,离结比为38%;2010年到2017年,我国的离婚率不断上升而结婚率在2013年后却不断下降。可以说,中国的高离婚率是过去几十年来深刻的社会经济变革和人口快速转变的历史产物。

  首先应该看到,婚姻的主角是谁?在婚姻破裂的年轻群体中,我们总能或明或暗、或多或少地看到“独生子女”的身影,要么是独独婚姻,要么是单独婚姻,而非独婚姻在80后90后中比较少见。独生子女婚后包容度低、离婚率高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独生子女新生代的婚姻稳定性要明显低于他们50后60后的父辈,“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难以企及的美好之梦。

  独生子女化的婚姻形态天然具有脆弱性和不稳定性,俗称小皇帝、小公主一代的独生子女不少在宠溺的环境中长大,成为了一个个心理上没有断乳的“妈宝孩”。有些独生子女成人后,缺乏独立的责任意识,却有较强的自我个性,这不利于婚姻家庭的经营和融洽。特有的培养模式也使得他们容易成为生活的“低能儿”——不会做饭做家务带孩子,习惯于啃老,生活上过分依赖双方父母。独生女可能因为“作”、“公主病”和“女王病”而不自知,独生男则可能是妈宝男、懒惰不懂生活而不自省,结果激情在回归柴米油盐的琐碎生活之后消磨殆尽,导致婚姻解体。“婚姻脆弱风险”是独生子女人口占新生代主体的中国潜在的巨大风险,现在到了大面积爆发的历史节点而已。

  其次,高离婚率的背后还有“看不见的推手”。自1980年代初以来的性别失衡风险初露端倪,冲击了婚姻市场的均衡性。男多女少的人口生态产生了婚配的女方市场,女性在婚配中拥有更大的优势和话语权。这一方面导致女权的崛起,女高男低,阴阳失调,导致新的男女不平等,婚姻中的性别关系容易失衡。另一方面,一些“待价而沽”的未婚女性更容易被物质所诱惑,要房要车,追求物质化的婚姻、高彩礼的婚姻,给男方造成很多压力,婚姻感情基础不牢,给婚后冲突留下祸根。

  最后,现在的婚姻模式大多是外表光鲜型,讲颜值讲物质讲排场,缺乏内在的定力。婚姻稳定与否不在于是白富美还是高富帅,而在彼此对婚姻家庭是否有责任担当、互信互爱和理解包容。随着欲望爆炸时代的降临,个人主义、享乐主义和物质主义甚嚣尘上,个性张扬的婚姻包容度下降,现实中的冲突和矛盾往往不期而至,家庭关系处理不当影响夫妻关系,婚姻变得不堪一击,“纸婚姻”增多,推高了离婚率。看着顺眼、了解不深这种草率任性看走眼的夹生饭式婚配模式也是高离婚的原因之一。

  中国真实不虚的高离婚率一定会导致其他社会问题的发生,产生连锁效应,须提出预警。当今,社会有原子化和个人化之不妙走向,婚姻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组织,基础不牢必地动山摇。脆弱动荡的婚姻势必导致婚内生育率低迷不振,固化和加剧低生育和少子化趋势,人口生态失衡形成恶性循环,而少子化老龄化只是其中一个维度的表现。同时,加剧单亲家庭等脆弱家庭和问题少年的产生,原生家庭对儿童成长的影响不可忽视。总之,高离婚率本身就是社会不稳定的表现,也会诱发更多更新更大的社会不稳定问题。(作者是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