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旸:北约这艘船将漂向何方

2019-04-04 00:59 环球时报 陈旸

  今年是北约成立70周年。北约原计划4月3日-4日在组织诞生地美国华盛顿举行盛大的庆生仪式,由各成员国首脑出席。然而,盛大仪式最终未能如愿,庆生宴降级为外长会,领导人峰会也推迟至12月。70岁的北约,就像一艘仍在航行中的大船,船员们心态复杂,私下里都怀揣跳船之心。以至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不无沮丧地表示,“我们不能保证北约将永远存在”。

  根据布鲁金斯协会的统计,过去500年里全球63个重要军事联盟中,只有10个存活超过40年,而签署共同防御协议的同盟平均寿命只有15年。北约组织还在不断地壮大,成员国从最初的12个扩展到了如今的准30个,任务圈不断扩展,军事能力亦在升级进化。然而,北约却高兴不起来。这并不是高处不胜寒的强者忧思,而是对这艘大船航向迷茫、底气不足的现实焦虑。

  首先,“船长”美国动不动就叫嚷要“弃船”。特朗普的“过时论”让大船上的成员心惊胆战,对“集体防御”的承诺一度三缄其口曾令船员们捉摸不定。如今这个“船长”还变着花样一再催逼军费则让其他船员不堪其辱。

  此次庆生,美国船长“弃船”的传闻萦绕其间,北约选择低调而行,据称也是为了避免发生“丢人现眼”的冲突矛盾。但美国对北约作用的质疑却并不是自特朗普而起,也不会随着特朗普任期结束而告终。事实上,美国对于北约“过度付出”是美国朝野的共识,对于“船长”花钱保护一堆有钱的船员,历史上亦不缺少非议。早在肯尼迪时期,美国就威胁过倘若欧洲国家不涨军费就“弃船”。可以想见,特朗普乃至后特朗普时期,美国的注意力将愈加聚焦太平洋彼岸,植根、缘起于大西洋的北约这艘大船将面临越来越强的领袖缺位。

  其次,大船的战略航向迷失。北约成立之初,“防住俄国、压住德国、拉住美国”的战略十分明确。苏联崩溃,华约解散后,北约失去了最强大的竞争对手,但却不甘失去存在的意义。北约试图通过防区东扩、任务拓展实现转型,继续寻求维持其巨无霸的军事地位。“9·11”事件爆发后,美国发动反恐战争,北约配合美国行动,史上第一次启动了集体防御条款,远征阿富汗。然而此次“集体防御”行动,已与原有的战略定位偏航。

  自克里米亚危机以来,北约这艘大船似乎又把俄罗斯当作最大的“敌人”,前出中东欧,重振驻欧军队,与俄对峙剑拔弩张。另一方面,不少欧洲大国在经济上又不希望跟随美国与俄罗斯完全切断联系,北约在对俄态度上亦需保留伸缩空间。这恰恰反映了北约想要十个指头弹钢琴的雄心,但也有背离初衷方向不明的无奈。

  第三,凝聚力下降,“船员”们各怀心思。一是法德推动欧盟强化安全防务合作,甚至提出了“欧洲军队”“欧洲航母”的设想,尽管其一再声称欧洲防务合作只是对北约的有益补充,但难以掩盖背后对美国“弃船”的担心;二是土耳其这个北约横跨欧亚的支点,扼守黑海的门户,却与北约核心国家越走越远,在叙利亚库尔德问题上自行其是,拟采购俄式防空导弹更令美国怒火中烧,土耳其或成为深埋北约内部的定时炸弹;三是新老欧洲的矛盾,英、法、德、意各国内部事务的危机亦会困扰北约的决策效率。

  诚然,西方世界不乏北约的死忠,美国国会亦通过法令,试图从财政渠道扼杀美国“弃船”的可能,但这台旧世界的杀戮机器在新时代的生存空间仍然岌岌可危。或许可以说,勉力支撑这艘大船继续存在的动力仅仅在于,西方各国无法承受失去它所带来的时代影响。(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研究员)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