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明:拉美能跳出非左即右困境吗

2019-04-08 00:42 环球时报 王友明

  向“左”转或向“右”转,一直被学界和媒体看成观察拉美政治的“风向标”。最近几年,尤其经过去年拉美多个国家的大选年后,“左退右进”被普遍认为已是拉美地区既定的政治生态。“左”与“右”的又一次轮转发生时,也是认识和反思它们到底给拉美国家发展带来了什么的时候。

  新世纪开始的十多年,拉美左翼一度主导地区政治秩序,地区政治版图呈现一片“红色”或“粉红色”。左翼全面治理新自由主义,但无心、无意也无力调整沉疴尽显的经济结构,而且左翼矫枉过正,实施过分依赖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并讨好选民的“福利倾向”政策。但没多久,“资源经济”和“选票政治”的脆弱性在疲软的世界经济中暴露无遗,左翼的执政工具日益捉襟见肘,经济蛋糕不但未能做大,盆中蛋糕反而日渐稀缺。民众寄予厚望的左翼没能带领他们走出具有拉美标识的“中等收入陷阱”,便同样用选票的形式,迎来右翼政党“返场”。

  但令民众再度失望的是,实现右转的地区国家也未迎来右翼领导人在竞选时所承诺和展望的美好景象。相反,右翼总统们的政绩在各种因素作用下也很快就捉襟见肘了。以阿根廷为例,2018年堪称右翼总统马克里的梦魇之年。阿根廷遭遇罕见大旱,农牧业和其他相关行业受损严重。雪上加霜的是,阿根廷金融剧烈动荡,比索大幅贬值,严重拖累经济增长。马克里的紧缩计划并未给民众带来大选时允诺的富裕无忧生活,相反却是失业率和通货膨胀都急速攀升。

  同样,苦撑危局的委内瑞拉左翼总统马杜罗日子也不好过。委内瑞拉面临政治、经济、社会、外交四重危机叠加的困难境遇。为应对经济危机,马杜罗推出“经济复苏、增长和繁荣计划”,改组国家石油公司管理机构,努力恢复石油产量;实施“移民返乡计划”,完善社会保障体制;对内发行“主权玻利瓦尔币”,对外推行“石油币”,以币制改革推动经济多元化等等。但改革措施收效甚微,委经济高度依存的原油产量已降至1945年的水平,过去4年来,委经济共缩水56%。

  左右执政均未能脱困,充分说明拉美现有政治体制与经济发展水平的严重脱节。拉美国家的政治价值观体系糅合了殖民时期宗主国的民主政治、北方巨邻美国的人权政治以及本土历史文化。这种西方民主体制和本土民众主义的结合,因其民主政治体制超越经济社会发展阶段而严重水土不服,结果“民主政治泛滥”“街头政治泛滥”“选票政治泛滥”。拉美左右政党终日缠斗,不但城头变幻大王旗,而且新官不认旧账,经济发展始终处在一个貌似民主实质动荡的环境之中。

  左右均对经济困境的症结心知肚明,也深知若想彻底走出“中等收入陷阱”、摆脱“资源魔咒”,就必须实现经济结构转型,发展多元经济,实行市场经济、自由经济,对外开放。同时,发挥国家调控作用,运用福利政策适当向中下层民众倾斜以补市场竞争带来的负面效应。不过,这一脱困方略必须建立在稳定执政的前提下。而拉美左右政党常常为了一己之私,根本不给当政者实施经济结构转型的时间,而是“凡是当局支持的,我都反对”,结果左右政党热衷选票政治,利用对方的失误、贪腐丑闻,发动自己的拥趸走上街头,政权的频繁更迭往往使原本可以挽救经济颓势的改革措施中途夭折。

  一言概之,右翼的新自由主义药方和左翼的激进福利政策均非拉美发展的灵丹妙药,关键在于左右翼抛弃党争,汲取对方政策主张的合理内核,共同发力,才能实现经济结构转型,及时融入全球产业链发展变化的新潮流。(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所所长)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