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微:国际合作理念到了新旧交接时刻

2019-05-11 00:14 环球时报 宋微

  近日,英国智库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当前最大的移民群是在发展中国家之间移动,而以往更多的是从南半球较穷的国家向北半球移民。什么原因使得发展中国家间的合作成为当前全球经济活动的主流?同期“经合组织”发布的《全球发展展望2019》给出了答案: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一项将其他发展中国家与中国联系起来的大型国际发展战略,正在进一步深化南南合作。作为新兴国家的代表,中国通过不断创新国家发展合作模式,正在逐步变革以发达国家为主导的旧理念、旧模式。

  实践证明,发达国家从自身发展经验出发,强行向发展中国家输入的发展模式导致了不同程度的动乱和冲突,催生了“脆弱国家”的大批出现。根据非洲独立调查研究机构“非洲晴雨表”的民调显示,65%的非洲民众对美国近期支持的尼日利亚国家选举委员会表示“一些”或“非常”不信任。

  包括中国在内新近实现工业化的新兴国家,发展路径并没有遵循“主流”模式。而已经完成工业化的西方国家在全球化时代,反而受到增长放缓、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不平等加剧、治理低效等问题困扰。这就在实践中充分证明推动发达国家实现工业化的发展策略,并不应被奉为推动发展中国家发展的铁律。

  发达国家捂紧腰包,公开拿政治要价换合作的方式令发展中国家倍感屈辱。受全球经济衰退的持续影响,发达国家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对发展中国家的支持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收缩。而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在削减对外援助总规模的同时,又强化了政治性,弱化了援助的发展属性。美国政府以自身政治利益划线,将援助集中于阿富汗、约旦、埃塞俄比亚等与美国国家利益有重要关切的国家,同时还以援助为“大棒”惩罚与美国立场不一致的国家。在多边援助方面,美国政府先是宣布将对联合国的多边捐款削减1/3,随后又将85%以上的例行审批程序收归总统。发达国家此举无疑是将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的发展诉求进一步边缘化。

  与此相对应的是,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成为发展融资的重要提供者。新兴捐助者将官方发展援助以外的其他官方资金在全球发展融资总额中的占比从6%提升至13%,南南合作成为推动发展新动力。

  面对当前的全球发展挑战,尽管联合国制定了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以消除贫困、确保发展成果的共享,但西方各国却都没有能力应对实施过程中面临的挑战。其对发展中国家政府提供无偿的财政支持、同时以强加改革条件为前提的援助合作模式,弊端日益凸显。一方面仅仅依靠官方财政投入、不为双方企业搭建互利共赢的合作桥梁,难免出现财政资金增长乏力;另一方面,西方国家为发展中国家设定的改革目标不要说与这些国家的实际国情能有多少契合度,这种“胡萝卜加大棒”的方式本身就伤害了别国的民族自尊心、扼杀了改革动力。也难怪从“千年发展目标”到“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西方国家对于如何应对实施过程中的挑战越来越信心不足。

  新的国际形势要求各国相互尊重彼此不同的发展模式和实际情况,制定差异化的发展战略。而中国倡导的全球治理观恰恰精准对接了这种发展需要。这是因为对外援助和外部资本固然重要,但却远远不够,因为如何分配和部署这些资源更为重要。优先发展某一经济部门也许可行,但如果部门之间的联系很差,过分强调一个部门的结果可能会适得其反;宏观经济稳定虽然重要,但对私营部门的激励措施以确保在全球价值链中最贫穷的国家能够分享最终结果也必不可少。为了回应中国为全球发展治理带来的积极改变,“经合组织”提出了新的统计概念,一改以往猛烈抨击新兴国家提供的优惠贷款赠予成分过低的态度,将优惠贷款与非优惠性的官方资金支持都统计进来。不管此举有多少主动为之的成分,都是对中国模式的一种承认。(作者是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