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镭:如何对华,堪培拉当“以史为鉴”

2019-05-18 00:32 环球时报 于镭

  澳大利亚18日举行联邦议会选举,胜选的政党或联盟将获得执政权。2007年以来,澳大利亚政府首脑更迭频繁,迄今已换了5位总理,平均任职不足2年半。尤其自由党—国家党联盟执政以来,内斗更是频仍,先是阿伯特被特恩布尔“逼宫”下台,后是莫里森“有样学样”取代特恩布尔。政府首脑频繁更迭不可避免地对澳大利亚外交政策产生影响,平添诸多不确定性。

  澳大利亚的对华政策就因此频生变数。数年前,中澳关系曾蓬勃发展,两国因此于2013年宣布携手共建“战略伙伴关系”。两年后,中澳关系又被升格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两国良好的战略和政治关系为亚太地区和平、稳定与繁荣以及两国经贸互利合作关系快速发展奠定了基础。

  正是在此期间,《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东盟+6”自贸谈判和中澳自贸协定得以迅速推进或缔结;中澳双边贸易额年年以15%以上的速度增长;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澳大利亚对华商品和服务贸易出口增长迅猛,远超对美国和英国的出口总额之和。也是在此期间,中国对澳大利亚投资出现历史性变化:中国对澳投资不仅超过澳大利亚对华投资,而且连续数年超过美日,成为澳大利亚第一大外资来源国。

  中澳两国贸易和投资额屡创新高,为澳大利亚经济繁荣和人民富裕做出不可替代的贡献。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在上世纪90年代初曾直言不讳地预言,澳大利亚在新世纪初将沦为“贫穷的白人垃圾国家”,因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国家群体有能力进口澳大利亚如此巨量的资源。幸运的是,由于中国和亚洲其他新兴国家的快速发展,澳大利亚不仅没沦为“贫穷的白人垃圾国家”,反而保持了30多年的持续经济繁荣。据澳大利亚有关部门统计,澳大利亚人均每年向中国出口15吨铁矿石;每户澳大利亚家庭从对华贸易中年均增收5000多澳元(约合4000美元)。

  难怪上世纪80年代末以来,澳大利亚历任有远见的总理都坚持全面发展对华关系。前总理霍克说亚太大家庭中不能没有中国;基廷批评敌视中国无异于“发疯”;霍华德亲自告诫美国总统小布什,说中国崛起是太平洋国家的机遇;陆克文感谢中国在过去20多年里帮助澳大利亚躲过其他大多数西方国家均未幸免的经济衰退;吉拉德毅然将两国关系提升至“战略伙伴”的历史高度;阿博特则更进一步,将之升格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但令人遗憾的是,在那之后,中澳关系因澳大利亚政府首脑的更迭和对华态度的转变而急转直下,中澳互利合作随之步伐放缓:过去几年,中国在澳投资连续大幅下降,今年仅为峰值时的1/4;澳大利亚大宗商品对华出口波动起伏,屡屡受挫;澳大利亚引以为傲的金融和保险服务业在华业务增长缓慢;中国赴澳留学生人数下降。与之相伴的是,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近年呈现下滑趋势。

  历史的经验和教训是引向未来的路灯。事实证明,无论哪个党派上台,保持对华友好合作都有利于澳大利亚的经济繁荣和人民富裕。希望澳大利亚新一届政府能够“以史为鉴”。(作者是聊城大学太平洋岛国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