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鸿达:美伊双方都缺少战争的内部推力

2019-05-21 00:11 环球时报 范鸿达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对伊朗发出最新的“战争警告”,威胁说伊朗如攻击美国或美国利益将是其终结之日。伴随着美国政要的这种威胁之声,美军也加大了在波斯湾地区的部署。

  笔者认为,目前华盛顿对伊朗进行“极限施压”既是恐吓潜在挑战者、实现更大经济利益和总统选举的需要,也是能够顺利推出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所谓“世纪协议”的需要。目前美国和伊朗都不想爆发战争,双方能否管控好各自阵营内部的力量,则是能否避免形势进一步恶化的关键。伊朗也完全有可能走出目前的困境。

  为“世纪协议”打掩护?

  美国为何要在波斯湾制造伊朗危机呢?除了美伊长期对抗、伊朗以色列关系糟糕等常规因素外,也与当下美国的内政外交和以色列的处境有关。再者,从最近几次美国总统选举前的表现来讲,当大选临近时在国外制造一些包括战争在内的危机是美国政客的惯常操作。现在看来,特朗普也没有走出这个套路。

  除了上述因素外,当下美国对伊朗步步紧逼制造中东危险局势更是与即将推出的所谓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世纪协议”有关。美国多任总统都有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和推进中东和平的想法和举措,以此来为自己的政治生涯加分,迄今看来特朗普也有此意。特朗普政府接连在耶路撒冷地位、戈兰高地归属等向来被认为是非常棘手的该问题上快刀斩乱麻,接下来就是推出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世纪协议”了。依据美国方面透露出的信息,这个所谓“世纪协议”将在以色列新政府组建后公布,也就是下个月初。从媒体透露的此协议部分内容来看,对巴勒斯坦人相当不利,已经引发中东内外多方的批评和质疑。可以预见,一旦“世纪协议”正式推出,一般情况下它必将成为又一个中东焦点问题。

  所以,为了“世纪协议”的成功,美国等方面需要为它的降生创造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用一个更大更受关注的地区热点来为“世纪协议”的推出遮风挡雨。这样一来可以暂时让“世纪协议”受关注的程度降低,二来会使潜在的主要反对者无法集中火力。同时,目前美国对伊朗进行“极限施压”,也有助于平缓以色列国内“世纪协议”反对者的情绪,毕竟伊朗现政权才是当下以色列举国上下几乎一致公认的第一心头大患。

  美伊都不想爆发战争

  如果美国决意要在军事上打败伊朗,伊朗取胜的机会微乎其微,但是除了战场上的胜利,美国对伊朗战争能够取得什么实质性收获呢?毕竟目前伊朗对美国的核心利益并没有实质性的威胁。华盛顿或特朗普总统本人缺乏发动对伊朗战争的本意,因为这不符合美国的根本利益,从美国自身来讲,它希望得到的是对自己友好的伊朗,究竟是谁领导伊朗并不是华盛顿最关切的。

  那么,当下最渴望美国对伊朗开战的是谁?是以色列,是沙特及其阿拉伯世界的追随者。以色列和沙特都把伊朗现政权视为自己的头号敌人。相比较伊朗-沙特关系,伊朗-以色列关系要糟糕得多,伊朗现政权到现在也没有承认以色列国家的合法性,而且德黑兰在真主党、哈马斯、叙利亚等问题上均站在了以色列的对立面,鉴于以色列的体量,以色列真的认为伊朗现政权是自己最大的安全威胁。

  尽管以色列早已经发展成为中东的军事大国和本区域唯一的发达国家,但是仍然欠缺独自对抗伊朗的能力。所以过去几年中我们看到以色列一而再、再而三地努力推动美国军事攻打伊朗,执意要推翻伊朗现政权。而维护以色列安全是美国中东战略的核心内容之一,美国的中东政策受以色列和国内犹太人院外集团的影响也非常大,所以面对以色列军事打击伊朗的一再游说,美国的政客们有时候也会有些私人考虑。当然,美国不会忘记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教训,轻易陷入一场几乎可以预见的更大的战争泥潭。

  伊朗更不希望看到战争爆发,伊朗已是备受煎熬了,战争的发生对其巨大损害是明显的。

  因此,基于国家根本利益美国缺乏卷入与中东强国伊朗军事对抗的主动性,而伊朗更是无意主动开战。所以当下美伊之间也很难出现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但这两个国家能否管控好各自阵营里的其他力量不会擦枪走火,对美伊而言都是一个有挑战性的任务。

  伊朗可以突破困局

  伊朗目前也承认到了最艰难的时刻,石油出口被禁、金融面临封锁,即使在两伊战争时期伊朗都不曾这样艰难过。在外部强敌压境之下,伊朗能否在现政权的带领下走出目前的困境?笔者认为这种可能还是存在的。

  第一,伊朗迄今在中东仍然具有较大的影响力和行动能力,面临外部打压时伊朗有能力创造或者加剧中东一些区域性问题。而且中东原本就是一个问题频出的地方,往往上一个问题还没有解决,它就已经被新生的问题给淹没了。这些都有可能会减轻伊朗面临的压力。

  第二,面临外敌入侵时,伊朗人是能够迸发出强烈爱国主义情绪的,更何况伊朗现政权在这方面还有自己的制度安排。

  第三,伊朗应对目前困局的最有力的一张牌,是进行国家迫切需求的改革。如果伊朗能够顺应民意推出一些改革举措,至少它面临的内部危险情势将大大降低,并进而增强它应对外部压力的能力——为了自己能够团结一致,伊朗现政府是有改革动力的。

  再者,国际社会是伊朗积极争取并减缓压力的努力方向。美国现政府撕毁2015年签署的伊朗核协议,并且退出多个国际组织;在世界贸易方面美国频频挑起事端,国际社会对美国的观感已经呈下降之势,美国受国际信任的程度也已今不如昔;力推美国对伊朗开战的以色列也面临一些来自其他国家的外部压力。因此,美国要在以色列的推动下发动对伊朗的战争,显然会遇到国际社会的阻力。(作者是厦门大学中东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