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翔:中美可携手改革国际经济秩序

2019-05-28 00:33 环球时报 余翔

  当前的国际经济秩序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美国的领导下建立的,其核心特征是以市场经济为基本原则,以全球化为主要表现形式,以及一套鼓励资本和劳动力在全球部署的规范和机制。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猛烈抨击的现行国际经济秩序,实际上在战后世界经济重建和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国际经济秩序也正面临变革的压力,它必须能凝聚其国际共识,带领国际社会共同应对新时代的三大挑战:第一,人口老龄化问题。发达国家和一些发展中大国都面临着人口红利的减少,这通常意味着创造力下降,对世界的长期繁荣构成威胁。第二,引导资本进行中长期投资。长期投资不足令世界经济面临长期平庸增长的风险上升。第三,调整制度安排,反映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快速发展的现实。如果国际经济秩序无法适应这种快速发展,那么守成大国与崛起大国之间冲突的可能性就会增加。

  要应对上述趋势,国际经济秩序调整的正确展开方式应是:促进劳动力、资本和人才的自由流动,形成积极的生产和投资预期,引导资本进行长期投资;在制度安排上,使新兴市场国家在重要的国际机构和全球事务中拥有更多的决策权。

  中国正是看到了国际经济秩序发生深刻变化的趋势,呼吁世界各国采取行动,改革而不是放弃WTO体制,促进更加平等的全球化。1979-2017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年贡献率为18.4%,2018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30%,但中国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影响力和发言权仍然不足,人民币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中的比例不到11%。

  面对新兴经济体对国际经济秩序变革的诉求,美国政府的行为引发了多方不满。美国采取了限制移民和更严格的签证政策试图阻挡劳动力的全球自由流动。其意图非常明显,只享受优秀人才流入带来的红利,不承担链式移民带来的社会和经济成本。美国的全球贸易战引发了投资者和生产者对未来经济前景的担忧,而不愿进行长期投资。

  科学技术进步本可成为解决上述问题的一种路径。新技术带来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相同或更少投入,但获得更多产出,还可以创造出更多投资需求。然而,美国政府对中国华为5G的封杀使我们对技术进步的前景产生忧虑情绪。美国想要占据科学技术的主导地位,享受它带来的巨大收益,但人类科技发展历史表明,技术创新及其收益是没有国界的,而且并不一定发生在霸权国家。

  中美在国际经济秩序变革问题上存在分歧,但分歧也是未来合作的契机。为适应新的变化,中美必须加强对彼此历史和国内政治的了解,为合作创造条件;通过对话和协商,形成双方都能接受的行为规范或规则;加强基础设施领域的合作,中国在基建方面有较丰富的经验和能力,特朗普也有宏大的基建愿景,基建领域较少涉及国家安全因素,容易凝聚双方共识;双方还可考虑加强在多边领域的合作,如设立中美联合研究工作组,联合推动WTO改革等。(作者是北京经济学者)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