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伯强:能源对外依存度高不等于不安全

2019-06-06 01:08 环球时报 林伯强

  随着经济的快速增长,中国的能源消费仍保持较快增长速度。充足、稳定、安全的能源供应,对维持经济社会顺利运转、保障经济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强调,到2020年中国的能源自给率目标为80%以上。

  如果根据2018年的能源表观消费量来计算,一次能源总体的自给率接近80%。从目前发展的情况看,2020年中国能源自给率将会低于80%。当然,与欧盟、日本、韩国等经济体相比,中国的能源自给率仍然属于较高的水平,从总量上来说能源安全还是可控的。

  但是,中国能源安全的主要软肋在于结构问题突出,能源安全风险主要体现在石油和天然气两个品种上。

  能源对外依存度高并不意味着能源供应就一定不安全。一个国家的能源安全,并不要求该国所有的能源消费都自给自足。能源安全更重要的是国家能源对外依存可控,即宏观经济、社会稳定和外交政策不为能源对外依存所绑架。同时,对外依存度高的能源品种,如果其需求弹性较高,或是较容易被其它能源品种所替代,那么单个能源品种对外依存度高的负面影响也是可控的。

  经过近年来的努力,中国的石油进口来源正趋于多元化。在目前的石油进口中,中东地区的占比已经下降到34.9%,俄罗斯、中南美洲、西非、北非都已经成为主要的进口来源。但是,除了从俄罗斯等少数陆上接壤的国家外,大部分的石油进口都是通过海上运输完成,超过70%以上的石油进口需要通过马六甲海峡。石油运输环节的安全风险很大。此外,每年中国石油进口成本超过1000亿美元,如果某个地区的石油供应出现问题,石油价格大幅度上涨将会给中国经济带来较大的压力。从需求侧来看,中国的石油消费约有70%用于交通需求。同时,现有的石化技术路线也很难由其他能源投入来快速替代。因此短期内替代石油消费困难的确很大。

  中国天然气2018年的对外依存度达到45.3%,进口40%来自于中亚地区,25%的进口来自于澳大利亚,进口来源较为稳定。另外,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计划在2019年底启动供气。如果东线管道未来能达到380亿立方米的设计年输气量,俄罗斯将成为中国最大的天然气进口来源国。目前规划的中俄西线天然气管道计划输气量也达到300亿立方米。在工业应用领域,煤炭和天然气之间相互替代较为容易,一旦天然气供应发生风险,可由煤炭来补足一部分缺口。

  综合来看,中国能源安全的焦点还是石油安全问题。为了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能源安全风险,应做好几点准备:

  第一,加快战略石油储备的建立,库存量应尽快达到国际能源署推荐的90天安全标准;

  第二,加快高速铁路、轨道交通和电动汽车发展。高速铁路可以有效替代800公里以内的航空与车辆需求,城市轨道交通可以减少城市通勤的车辆出行的需求。高速铁路和轨道交通是中短期内替代抑制石油消费的重要手段。长期而言,加快电动汽车的发展,替代交通领域的石油需求则是提升中国能源安全最为重要的手段;

  第三,2018年,可再生能源中具有增长潜力的风电和光伏,占中国一次能源的比例仅有5.3%。如果今明两年保持较快的能源需求增长,十三五规划可再生能源“15%”目标将难以实现。因此需要加快可再生能源发展,因为只有当可再生能源比例足够大时,才有可能在满足能源需求增长的同时,替代其他能源。(作者是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