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欧洲在“权力游戏”中寻找平衡

2019-07-05 01:06 环球时报 王朔

  经过连续三天的艰苦鏖战,欧盟28国领导人日前终于就数个欧盟下届领导职位人选达成一致。新领导层人选名单艰难出炉,看似平衡,但欧盟内部反对声不绝于耳,名单能否最终过欧洲议会这一关仍有待观察。而这一过程本身,也凸显了欧盟内部的矛盾和分歧已经难以掩饰。

  从结果看,德国拿到了最重要的欧委会主席一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干事、法国前财长拉加德女士当上了手握金融大权的欧洲央行行长;来自小国比利时的现任首相米歇尔拟任欧洲理事会主席,其来自目前欧洲议会第三大的自由民主党团;出任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的伯雷里则来自南欧的西班牙。与此同时,意大利的前明星记者萨索利3日当选欧洲议会新一届议长。正可谓是“一家欢喜一家愁”,有人得意就一定有人失意,欧盟这个一体化程度最高的主权成员国共同体更是如此。欧盟的现实决定了这些人选的出炉只能是各方博弈最终妥协的结果,换言之,更像是一场权力的游戏。

  但今年的情况与以往比有着很大不同。一方面,后危机时代的欧盟虽挺过了债务难关,但经济复苏尚差强人意,而由危机引发的社会问题层出不穷,摆在欧盟面前的内外麻烦着实不少;另一方面,民粹主义盛行导致政治进一步碎片化,原有的政党力量分化重组,欧盟及其成员国的政治格局已经发生重大变化。今年5月底刚刚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已经表明,虽然民粹主义政党在一片“喊打”声中作为有限,但欧洲社会和民意的分化依然是不争的事实。而此次围绕欧盟主要机构领导人选博弈如此激烈恰恰就是这一困境的真实写照。

  首先,法德之间的争斗越来越明显。法德一直以来都是欧洲一体化的核心和发动机,在很大程度上主导了一体化的方向。以往,法国更像是一名“政治旗手”,很多时候都是法国提出建议后与德国协商,然后在欧盟内共同进行推动。而欧债危机大大增强了德国的地位,德国由此成为欧盟事实上的领导者。但难民危机却让默克尔饱受指责,德国的领导作用也因此遭到质疑。与此同时,法国的马克龙则异军突起,俨然成为欧洲一体化的新代言人。

  马克龙凭借自己领军的自由民主党团在欧洲议会里成了“关键少数”,阻击了德国最初提出的欧委会主席人选。当然,法德之间的争斗并非仅是如此。法国公开反对德国与俄罗斯搞“北溪-2”工程,甚至不惜在欧盟内推动相关能源规则的修改;而德国对法国提出的欧元区改革表面上赞同,实则支持有限;德国对马克龙提出的“欧洲军”设想并不感冒。

  其次,除了法德之间,事实上近些年欧盟内部的分化日益明显:北部债权国与南部债务国之间矛盾加大;西部“老欧洲”与中东欧新成员国之间的裂痕也在加深,波兰、匈牙利被视为欧盟中的“反叛”。在此次欧盟机构中,东欧国家就没有分到“蛋糕”,也反映出它们在欧盟内话语权实际下降了。

  当然,许多问题都是逐渐积累产生,随后在外部环境的刺激下集中显现和爆发出来。加之一体化走到现在制度红利逐渐减少,再往下走都是代价大、矛盾大、分歧大的“硬骨头”,各成员国不得不更为现实地考虑问题,利己情绪的上升自然导致权力争夺的加剧。

  第三,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欧盟恰恰更需要以一个声音说话,才能在大国竞争中取得有利位置。美国固然是欧盟最重要的盟友,但其单边主义行径明显有违欧盟视为根本的多边主义。不断挥舞关税大棒,更旗帜鲜明地支持英国脱欧,甚至不惜牺牲盟友利益来成全自己,美国这些行为都是在挑战欧盟的底线,新的欧盟机构领导人面临的仍然是一个“比敌人还差的朋友”。

  欧盟对俄罗斯仍有安全上的忧虑,因乌克兰问题还在相互制裁,但作为邻居保持长期敌对,显然不符合双方的利益,而如何缓和关系实在难度不小。中国是欧盟最大的进口国和第二大出口市场,可以说是欧盟推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外部助力,而且中欧没有地缘冲突,诸多理念有相近之处。但近年来双方关系中的竞争面在上升,如何处理好与中国的竞合关系,也是欧盟这些新领导人迫切需要面对的问题。

  简言之,欧盟在面对这些复杂问题时背负了太多其他的东西。既要考虑到大国之间的平衡,又要考虑大小国家之间的平衡,南北的平衡和东西的平衡,甚至还要考虑男女的平衡。欧洲一体化是人类历史上的一大创举,但高度一体化的同时如何消除利益差异同样也是一大难题。当然,人们还是可以看到一些积极的东西。这一届欧盟主要机构领导人仍然坚持“欧洲主义”,在未来仍将继续推动一体化前行。毕竟同处在面临内外困境的欧盟大船上,团结或许解决不了所有难题,但不团结肯定解决不了任何难题。(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所长、研究员)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