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和平:“数字GDP”定义未来话语权

2019-07-05 01:11 环球时报 曹和平

  日前,美国塔夫茨大学查拉瓦尔蒂教授小组公布了各国数字GDP排名,美国排在第一,中国排在第二,日本排在第十一。新的GDP(数字生产总值)与传统GDP的英文缩写一样,引起了不少经济统计专家及理论经济学家的关注。

  数字经济统计的意义何在?2003年,中国数字经济在规模上还没有任何统计意义。15年后,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已经超过整体经济的1/3。数字经济板块在国民经济体系中的比重年均增加2.3%以上。上世纪80年代时,发展经济学家常常说,发展中经济体制造业板块每年增加0.3%,就是经济发展在结构裂变上的高速期。现今,数字经济每年结构变迁增加2%以上,该裂变速度已经不是超高速,简直是骇人了。

  如果按照2018年数字经济板块结构1.9%的超高增速裂变下去,到2026年,中国数字经济比重将会达到50.8%。那个时候的经济是叫制造经济呢,还是叫数字经济呢?

  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目标在6.0%-6.5%之间。如果数字经济板块增长为两位数,则制造经济增速在1.5%-3.5%之间。如果没有数字经济的超高速增长,中国经济新旧动能转换与结构调整的任务就完不成。

  难怪数字GDP一公布,困于经济增长的英国和韩国欢欣鼓舞,排位远远落在后面的日本却忧心忡忡。数字经济统计的意义太重要了,尤其是对转型中的经济体而言。

  数字经济定义有两个方面的观察特征:一是大车间制造经济中出现数字替代经济。这种技术的出现往往使传统技术升级,大幅度节约生产成本形成替代。二是数字技术累积出现了原有生产过程中完全不存在的图形图像获取、传输及复制过程,我们称之为数字创造经济。

  查拉瓦尔蒂教授小组计量数字经济包含4个统计变量:数据生成量、互联网用户数、数据易获取性以及人均数据消费量,这事实上与洛桑国际商学院评价大学排名的方法差不多,作为数字经济竞争力度量尚且可以理解,但作为GDP度量主观权重大,度量误差大,不实用。只有数字替代经济和数字创造经济两个成分的加入,才能使数字经济的度量和存量国民经济核算相比较。塔夫茨小组的方法显然不具备后者的功能。完成这一任务的工作量要大得多,很可能要一个相当于国家统计局规模的机构才能完成。

  但为什么国外舆论又对数字GDP给予不少关注呢?整个时代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今天的许多统计方式和概念将失去应用权重,而新标准就是未来世界的话语权。中国在数字经济发展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又具有国民核算方面强大的全国性统计网络,如果注意吸取国际最前沿方面的理论研究,就有可能争得数字经济统计方面的话语权。(作者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