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湘穗:大国间应以“礼”相待

2019-07-08 00:54 环球时报 王湘穗

  今天我们在谈论大国政治包括中美关系时,依据的分析框架往往是从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和约衍生出来的,那就是大国间要维持彼此间力量的均衡,通过互相制约,以维持均势格局和大致稳定的秩序。

  但在中国看来,我们可以找到其他解读大国关系的方式。早在2500多年前的中国春秋战国时期,齐宣王问孟子:“交邻国有道乎?”孟子回答说有,“惟仁者为能以大事小、惟智者为能以小事大”。大国要仁慈、包容,小国要有智慧,这就是从中国古代延续至今的政治理念和政治智慧。

  这种方式蕴含一个逻辑,就是权力是可以分享的,而非必须由某一国家垄断。对中美关系也是这样,美国有些人担心中国会取代美国,中国也有网民调侃说如果美国不当老大,就轮到我们了,如此等等。这些说法都是不正确的。无论从中国的政治理念还是国际政治现实来讲,这个世界都是属于全世界人民的,中美作为两个大国可以为全球治理做出更大贡献,但并不意味着两国可以独占全球治理的权力,而是应与世界其他有意愿和有能力的国家分享这种权力。这些逻辑和理念很大程度上是中国政治文化中独有的东西,和源自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盟国对立、大国均势等不一样。

  尤其今天,很多人说世界正在成为一个多极世界,但多极世界本身还是一个政治概念,是按力量的划分。一个更恰当的描述,应该说今天的世界是一个由各种网络联系起来的多元世界,这个多元世界可有多种发展方式,多条发展道路。西方谚语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对中国人来讲就是通向现代化的道路可以有很多条,不见得只有一条。因此中国不希望国际政治中形成权力垄断,而更希望权力分享。

  二战之后,美国总统罗斯福在国际政治和经济格局上做了精心设计,建立关贸总协定和世贸组织、布雷顿森林体系、世界银行等,当然也包括后来在全球治理中发挥至关重要作用的联合国。联合国安理会的一条基本原则,就是五大常任理事国保持协商,要对重大的世界政治议题保持一致,这在很长时间内避免了大国间的剧烈冲突甚至战争。大国间避免战争,这恐怕是它们对世界负有的一种责任。

  这个责任今天仍在延续。只是今天的世界新问题层出不穷,国际社会开始需要一些新的协调和治理机制。其中,二十国集团就是这样一种应对全球性危机的全新设计。而无论新旧全球治理机构,它们的首要原则都是权力分享。

  基于这样的逻辑,大国到底该如何相处?还是应该以礼相待。这里的“礼”是指基于共同理念的秩序。它的基本原则包括互不使用武力且不以武力相威胁;相互尊重,理解包容不同文明和发展道路;保持交流往来,不要给从贸易到人文等各方面的沟通设障阻碍;相互行为可以预期,这建立在对彼此政治行为甚至文明的理解上。这样以礼相待,就比遏制新兴国家或取代传统大国等逻辑更加合理,这也是世界秩序必然的走向。(作者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