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微:非洲自贸区征程前路漫漫

2019-07-09 00:45 环球时报 宋微

  在尼日尔首都尼亚美举行的第十二届非洲联盟特别峰会上,尼日利亚和贝宁签署了《非洲大陆自贸区协定》。目前,非盟55国已有54国签署协定。尽管各成员国接下来还要就协定的具体实施机制进行后续谈判,但是从法律形式上,非洲大陆自贸区已经正式建成。至此,全球经济板块中诞生了一个覆盖12 亿人口、市场价值达3.5 万亿美元的世界最大自贸区。

  自贸区的建成极大地推动了非洲经济一体化的进程,从而提升非洲整体在国际经济体系中的议价能力。依据《协定》,非洲各国将在5-10 年间,消除90%商品的关税,其余10%针对敏感商品的关税今后也将逐渐取消。未来,还将逐步消除非关税壁垒,并就货物贸易协议、服务贸易协议、争端解决协议、合作竞争协议、知识产权协议和投资协议达成一致,促进非洲区内贸易和投资,实现商品、服务、资金在非洲大陆的自由流动,从而建立一个覆盖整个非洲大陆的单一市场。这对于非洲的未来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从区域政治角度讲,经济一体化的实现将助推非盟走向更深层的一体化,欧盟、东盟等区域组织都是在实现经济一体化之后才进一步走向深度融合的。从全球竞争角度看,非洲各经济体如果单独应战,将缺乏支持经济多元化和工业化的能力,但如果以自贸区形式与外界协商,将在国际谈判中获得更多筹码。

  自贸区旨在推动非洲区域内贸易的增长,但非洲国家间的产业结构雷同、互补性不强,光靠自贸协定这类制度性安排恐怕还难以实现目标。由于长期被殖民的历史,非洲国家的贸易主要都是与前宗主国等区域外国家进行的。非洲国家之间横向联系弱,影响一体化的纵深发展。比如赞比亚和津巴布韦两国虽为邻邦,但贸易量与域外的欧洲和美国相比并无明显优势。两国资源禀赋相似度高,赞比亚出口初级矿产品,津巴布韦也以出口初级矿产品为主。同时两国加工业又都很落后,发展起点相当,相互需求有限。而最有趣的是发电,同为雨季,都水电丰富,然后又一同遭遇旱季电力不足的问题,同时两国的储电和输电能力同处低位,满足对方需求更无从谈起。

  非洲国家产业形态普遍较为原始,产品缺乏竞争性,再加上大陆内部物流成本高,许多国家不愿进口邻国产品。即便对美国这样深耕非洲市场多年的发达国家来说,尽管其《非洲增长与机遇法案》推行了近20年,仍然面临双边贸易结构单一的问题。2018年美国对非洲进口的90%以上来自尼日利亚、安哥拉、南非、乍得、肯尼亚、莱索托等六国,其中对尼日利亚和安哥拉两大产油国的进口依旧保持着强劲的增长势头。

  自贸协定要真正执行起来,非洲国家的治理能力与机制建设需过关。迄今为止,为了促进区域贸易发展,非洲已经建立了许多地区一体化组织,导致一种制度过剩困境。当前非洲大陆分立着东南非共同市场、中非共同体等八个被非盟正式承认的区域经济一体化组织,它们都宣布要实现经济和区域一体化,但都没有很好落实。例如,中非共同体早在1983年就宣布成立,但关于中非自贸区和关税同盟的建设还在规划中,共同市场和货币联盟仍无从谈起。萨赫勒国家共同体1975年就已成立,情况也是如此。而发展较好的东非共同体于2000年成立,目前自贸区、关税同盟以及共同市场都已完成,货币联盟还在规划中。成立于1994年的东南非共同市场建成了自贸区,其他都在进行和规划中。这种机制的层层叠叠也制约了非洲国家的经济发展。很多国家都加入两个以上的区域经济共同体,这种制度性成本又增加了各国贸易的成本,成为自贸区建设的障碍。规则条款像面条般一根根绞在一起,剪不断、理还乱,形成典型的“意大利面碗效应”。同时,国家治理能力、对履约的重视程度、为保护本国产业而采取隐性非关税壁垒的可能性、国与国之间的基础设施连接、政治稳定、极端主义威胁、官僚主义及腐败问题都是自贸区协定缔约国需携手共同面对的问题。

  现实的复杂性与未来的可能性交织,正是非洲大陆的魅力所在。而自贸区的建成为未来描绘出了一个积极前景。在全球市场摩擦加剧的当下,非洲对中国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未来,中非发展合作可着力于推动“一带一路”对接非盟《2063议程》,帮助非洲国家克服结构性和制度性困境,通过加大力度支持非洲国家发展基于本国资源禀赋的、差异化的加工业,推动非洲国家的治理能力现代化以及整体提升市场能力等一系列措施,推动非洲大陆一体化的纵深发展,帮助非洲实现群体性崛起。(作者是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