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戈:中国单一市场红利潜力巨大

2019-07-15 01:03 环球时报 刘戈

  有人把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更多归结于“人口红利”,这当然不是一种全面的认识,如果再把“人口红利”单纯理解为廉价劳动力的大量供应,那就大错特错了。在笔者看来,广义的“人口红利”应该包括三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廉价劳动力红利”,第二个层面是“工程师红利”,第三个层面是“单一市场红利”。

  改革开放开启了中国工业化中期的进程,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大量廉价劳动力进入沿海地区的服装、制鞋、玩具等行业工厂,加入到全球化分工的秩序中。这一阶段,劳动力价格对于产业转移的中国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上世纪90年代之后,以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机械制造、电子电气产业为核心的行业迅猛发展,这一阶段的“人口红利”主要是“工程师红利”。中国完备的工业体系以及工科高等教育体系所提供的大量工程师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强比较优势。这种优势让中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模式及发展水平逐渐拉开距离,奠定了中国未来晋身高收入国家的坚实基础。

  而最近十年,以电商、社交媒体、出行服务为代表的信息技术领域高速发展,使中国的工业化中期进程在向后期过渡的同时,也直接与信息技术时代无缝衔接。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创新,涌现出一大批新的消费类互联网公司。这一波大爆发的真正基础就是“单一市场红利”。中国14亿人口相当于美国、欧盟加东盟人口的总和。当这14亿人口的购买力达到中高收入国家水平的时候,“单一市场红利”显现威力的时代便迅速到来。

  相对其他主权国家的单一市场,中国的单一市场更加统一。这其中包括货币与货币政策、税收与税制、法律体系与行政体系、文字与信息交流体系“四个统一”。与中国相比,印度、俄罗斯这样的大国主体民族人口不占绝对优势且采用联邦制,各联邦在税收税制、法律以及行政体系上有不小的差别,有的在语言文化上的差别也较大。而人为建立的共同市场如欧盟,虽然建立起了统一货币,但在其他三个方面还是“各自为政”。世界上满足1亿人口以上并达到中等发达水平以上这两个条件的大经济体,真正实现单一市场的,除中国外只有美国和日本。

  单一市场的好处不言而喻。首先是节省成本,在单一市场中,一家企业在一个城市获得的成功很容易在全市场内复制。而同样的商业模式要进行跨市场推广,所付出的成本要高得多。

  其次是降低了风险。进入不同市场,经营者要面对不同货币政策和汇率变动所产生的风险,还要面对不同市场法律和行政方式所带来的风险,甚至要面对不同市场关系所导致的税收通关方面的风险。

  第三是给更多企业带来了发展机会。由于中国的单一市场足够巨大,同时地区差别也较大,这就给新企业留出了足够空间。在美国,亚马逊可以一家独大,而在中国,阿里巴巴虽然体量巨大,但也不能阻止京东崛起、苏宁易购迭代转型成功,以及拼多多和云集的横空出世。

  优步在美国起步发展得很好,但在欧洲几乎每个国家都遇到阻力。因为各个国家的法律不同、出租车工会的力量不同,导致优步在不同国家遇到的问题也不同,这种复杂情况令整体成本迅速上升,这也是优步退出一些国家的重要原因。脸书正在谋求推出虚拟加密货币Libra,但它与微信最大的不同在于,前者的23亿用户分散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其中大部分在欧美国家之外,除美元和欧元外,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主权货币和外汇管制政策。而微信的10亿用户绝大多数都在中国。这就导致脸书搞移动电子支付要比微信难得多。

  对于众多的创业公司来说,中国的“单一市场红利”期最多只进行了一半。在大部分消费领域,市场集中度还非常低,行业前三名的市场占有率远没有达到发达国家通常的60%-70%占有率的状况。在很多领域,行业前三的公司加起来连市场10%的份额都达不到。新生力量如果抓住时机,对原有市场格局的迭代机会随处可见。单一市场加庞大的互联网用户带来的机会,在任何一个消费领域都有巨大潜力。(作者是央视财经频道评论员)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