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颐武:管理外国人与保持开放不矛盾

2019-07-15 01:04 环球时报 张颐武

  最近,外国留学生福州推搡警察事件以及南京地铁对于外国人地铁内吃东西的处理,在网上引发多方关注与争议。舆论质疑主要集中在一些外国人不遵守法律法规,而基层执法部门存在执法标准不同或未依法依规严格处理的情况,以及一些国际学生获得超规格待遇,受到过度、不适当、偏离学校制度的照顾,等等。这其中有一些是由于细节以及公共关系处理不当所致,有一些或者出于误解、或者有舆论主观臆测的成分,对此需要给予冷静观察和分析。

  首先,这些情况的出现既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因素。一方面,中国存在历史悲情,也有过与外部世界相对疏离的时期。这都会导致对外国人“仰视”与“俯视”并存的心态。这些心态至今仍有其影响力。另一方面,中国当下新的历史位置所提出的新要求与新期待,跟如何对待外国人的问题相碰撞,往往会出现一些把握不准的问题。有时各种复杂的反应纠结在一起,引发舆论的回摆与再回摆。而保持某种“平常心”其实是文化自信的要求。

  其次,对于舆论所反映的,一些外国人和留学生在某些方面受到超国民待遇照顾问题,应予以重视。依法处置外国人的违法行为,与友善对待外国人、促进留学生交流融入的做法并非对立关系。外国人和留学生在中国不是法外之民,不能因为执行上存在困难或者担心引起议论就在执法上有所松懈。

  当然,各国高校在海外招生中都存在生源良莠不齐的现象,中国高校要不断完善留学生管理制度,建立合理的惩戒退出机制,营造纪律严明的留学氛围,这无论对留学生个人还是中国留学生事业的发展都是有益的。

  再次,加强对外国人和留学生的管理不会影响到改革开放。中国的发展需要国际交流,需要更加开放的机制,这与依法依规管理不矛盾;让外国人和留学生在中国受到热情大方的善待,这与避免出现超国民待遇不矛盾。对留学生的一些鼓励政策,应在避免产生弊端的情况下更加有效地展开,这对于中国作为世界性大国发挥国际影响力同样能够起到长远而有益的效用。

  最后,在对外国人和留学生的管理方面,也有些地方失之于紧,存在进一步优化的空间。比如,对外国人在华就业设立门槛进行有效管理是有必要的,目前的管理规定也是具备相当作用的。但也有地方和单位反映,对一些确有需要的岗位限制过严,工作签证难以取得;对外籍专家的限定标准相对较高,认证难以获得,导致一些用人单位采取变通方法绕过规定,增加了基层管理的难度。这就需要有关部门在坚持严格管理的同时,及时回应一些现实需求,更多更开放地利用国际人力资源为中国的发展做贡献。

  严格管理与保持开放,应是管理者牢牢抓住的两端。避免仰视外国人的媚,同时避免俯视外国人的傲,更多地做到“平视”,让在中国合法合规居住学习工作的外国人感受到中国带给他们的积极正面影响,并最终让他们在中国发挥积极正面的作用,这需要进一步在管理机制上下功夫。(作者是北京大学教授)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