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宏伟:纽约停电敲响一个警钟

2019-07-16 01:02 环球时报 王宏伟

  13日,美国纽约市发生大面积停电,7.3万人受到影响。此前两天,澳大利亚全国断网,造成1亿澳元的损失。如果将两起事件放在关键基础设施安全的视角下进行考量,其共性与警示意义不言自明,即随着科技化、信息化程度越来越高,现代城市的脆弱性就越来越强。

  1979年,美国三里岛发生核电站泄漏事故,举国震惊。美国政府招来律师和工程师商讨核电安全对策。其中一位律师坦言,仅靠法律和技术手段无法解决这一问题。于是,这位律师独具慧眼地推荐了以研究组织见长的社会学家佩罗。经过5年的不懈努力,佩罗提出了具有远见卓识的“正常事故”理论。该理论认为,如核电站、化工厂这样的高度复杂性、高度耦合性系统出现事故是正常的。

  时光过去了35年,今天的“正常事故”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因为随着全球化、信息化、城市化的发展,系统的复杂性与耦合性不降反增。关键基础设施就是典型的高度复杂性、高度耦合性系统。1977年7月13日,纽约发生大停电。42年后的同一天,事件重演一点儿也不足为奇。这是因为作为关键基础设施的组成部分,电力系统的事故是一个常态。

  “关键基础设施”一词是个舶来品。1997年,它最初出现在美国的《马什报告》中,指维系城市运行和经济社会运转的重要设施与服务,包括供水、供电、交通、通信等。关键基础设施是个复杂的巨系统,彼此之间形成一个高度相互依赖的网络。通常,这个网络上出现一个微小扰动,就有可能产生“蝴蝶效应”。导致此次纽约大停电的可能只是一个检修孔火灾。因此起因较小,演进路径不确定,但损失较大,是这类突发事件的共同特征。

  关键基础设施突发事件不仅发达国家有,发展中国家也存在。比如,北美有2003年的大停电,中国有2008年的南方雪灾。诚然,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市化进程高歌猛进,科技化、信息化发展一日千里,有些关键基础设施的先进程度甚至高于西方国家,但我国还没有像美澳等发达国家那样,站在维护国家安全与公共安全的高度,制定关键基础设施的国家防护战略。

  在西方发达国家,关键基础设施应急管理注重系统性思维,着力应对基础设施相互依赖所产生的系统性风险,并重视打造关键基础设施的韧性。而我国关键基础设施的管理分散于不同的部门,缺少风险应对的顶层设计和整体理念。而且,关键基础设施运营的企业更加缺少全局的视角,一旦企业出现事故,就有可能蔓延成导致城市运营中断的大灾难。但是,美国85%的关键基础设施由私人企业运营,而我国的关键基础设施企业都是国有企业,统筹起来具有制度优势。

  2020年,我国将进入5G时代,信息技术将进一步对时空进行挤压并使万物的耦合度空前之高。试想,物联网所形成的供应链如果出现问题,将对国家经济安全造成严重的影响,工业互联网受到扰动,可能会给制造业带来巨大损失。因而,关键基础设施安全作为国家安全的重要内容,是一个确保民族复兴的全局性大问题。对此,我们必须要以系统性思维加以分析、审视。(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国家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