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豪:科技发展离不开国际合作

2019-07-17 00:38 环球时报 石豪

  伽利略系统,这个集欧盟各国之力研发的全球导航卫星系统从北京时间7月12日开始,因故障完全中止了服务,至16日依然没有恢复,这次事故很可能成为导航卫星发展史上最大灾难。

  在中国网络媒体上,与故障一并被提起的,还有一段往事。海湾战争中精确制导武器的大放异彩,让世界重新认识了卫星导航技术,也让中国自己的导航卫星计划提上了日程。但彼时的中国航天,正在困境中艰难发展,所以建设全球导航星座的经费是当时的中国航天“不可承受之重”,用于全球导航的核心技术也亟待突破。

  因此我们选择先建设可供国内使用的区域导航系统,并参与国际合作的全球导航星座项目——前者就是于2004年建成的“北斗”卫星导航试验系统“北斗一号”,后者就是当时的欧洲“伽利略计划”。合作金额2亿欧元,第一阶段为7000万,光“入会费”就达500万。可是,我们付出了金钱,却在欧洲反华政治的影响下没有获得本属于自己的话语权。于是,中国最后选择了退出,独立自主发展自己的“北斗”导航系统。

  在此之后,我们赶在欧洲人之前发射了导航卫星,成功拿下了更好的信号频段。2018年,“北斗”三期工程高密度发射,令大洋彼岸的美国航天人都惊叹不已,美欧也很清楚,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中国建成世界一流的全球导航系统。

  于是,在这次伽利略系统出现问题后,不少中国网民认为独立自主才是正确的选择,跟国外进行科技合作,可能既耽误时间又浪费金钱,最终还可能拿不到我们想要的技术。但笔者认为,在发展科技方面,坚持独立自主与积极对外合作并不矛盾。不能因为独立自主就闭门造车,也不能因为对外合作就自废武功。

  首先,在科技上的对外合作能够令双方都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发展。科技是不断向前发展的,而且很多领域的发展、迭代速度非常快。每个国家毕竟实力都有限,尤其是后发国家,在技术设备和发展经验上,都有欠缺的一面。而通过合理的合作方式,能够实现1+1大于2的效应。双方拿出各自领域的技术成果进行分享,当然会促进共同的进步。

  其次,对外合作也能够解决在资金和地理条件上的不足。例如,中国的第一颗地球资源卫星,就是国际合作的产物。上个世纪80年代,遥感卫星领域正经历着一场技术革命,返回式遥感卫星逐步下岗,传输型遥感卫星方兴未艾。对中国航天而言,这是一项全新的技术,也是一笔不菲的投入,并且由于遥感卫星特殊的轨道条件,每天绕地球转14圈多,只有三四圈能覆盖我国领土。于是我们找到了巴西,同样国土广袤,同样有发展遥感卫星的需求,同样也经费紧张。在这种背景下“中巴地球资源卫星”一拍即合,从1988年签署协议开始,中巴两国历经30年风雨,携手并进。

  再次,必须清楚在发展科技时,对外合作与独立自主的辩证关系。对外交流,我们才能明确独立自主的方向;独立自主,我们才能拥有对外交流的资本。尽管伽利略项目屡受挫折,中国航天也从未停下与欧洲合作的脚步。2018年10月29日,中法海洋卫星成功发射。这是我国首次与法国合作研制卫星,也是世界航天领域为数不多的南北平等合作。中国航天的大门,一直对全世界敞开。(作者是航天科技工作者)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