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武:街头政治暴力化已成全球性挑战

2019-07-18 00:38 环球时报 周德武

  民主是个好东西,无论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国家,都把民主视为核心价值。全世界许多国家直接把民主二字写入国名之中,但真正能够实现富强、民主、文明现代化国家的少之又少。其根本原因之一,就是民主从来不是国家实现强大之因,而是发展之果。把因果关系搞颠倒了,国家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

  民主的定义五花八门,但有一点是共同的:从人类政治制度的设计与演变看,选举制代替世袭制、监督制代替独裁制、法治代替人治,是政治制度演化的巨大进步。曾经被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认为是政治制度终极版本的西方民主制,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尤其是无法解决全球化中的两极分化难题。当劳动、资本、技术、信息等在全球范围内加以配置的时候,资本家的贪婪也发挥到了极致。随着一些产业向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梯度转移,发达国家的产业工人遭受到直接冲击,他们成为全球化中最失意的人群。加上本国的工会力量逐步走弱,失去了与资本家叫板的资本,于是痛感阶级的人数急剧上升,政治极化、贫富的两极分化也达到了新的高峰。

  经济全球化加速发展,与之相配套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却无法适应这种变化。政治家们在周期性和结构生矛盾面前无能为力,政坛像走马灯一样。中国的崛起既给世界带来焦虑,更带来了惊喜,人们希望从中国的制度优势中给世界多一种选择。福山后来不得不修改了自己的观点,认为“应当给中国一席之地”。

  值得注意的是,自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以来,全球化的动力迅速衰减。美国金融危机逐渐向全世界传导,变成了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在中东更多表现为物价飞涨,失业率居高不下,一些国家失业率高达25%以上,年轻人的失业率更是高达50%。以突尼斯国花命名的“茉莉花革命”,从2010年底迅速向埃及、利比亚、沙特等国扩散,有的国家一推就倒,有的国家打而不倒。

  无论是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还是当年的“伦敦之夏”以及“华尔街之秋”,街头政治在全球轮番上演,警民对抗烈度均呈上升态势。街头政治更多地在网上策划,一个帖子就可以成为“集结号”,像埃及2011年1月爆发的“倒穆运动”,一个帖子就吸引了上百万群众上街。与2004年第一次“橙色革命”没有死伤情况不同,乌克兰2014年的第二次“橙色革命”死者高达125人,伤者近2000人,颜色革命变成了赤裸裸的“血色革命”。

  2017年,39岁的马克龙成为法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意气风发的他不仅有振兴欧洲的抱负,更有重整法国经济的计划。但由于对民间疾苦体会不深,多次提高燃油税,让住在边远郊区的中下层人群难以承受,终于爆发了持续数周的“黄背心运动”。7月14日,法国迎来国庆日,在香榭丽舍大街除了军事表演之外,“黄背心”抗议者也上演了对抗把戏,最后以警察逮捕152名滋事者而收场。到目前为止,“黄背心运动”共有10人死亡,多人受伤,法国警民之间的激烈对抗程度为近年来所罕见。

  需要指出的是,第四次工业革命方兴未艾,政治权力的基础正迎来千年之变。从神权到王权、从王权到贵族、从贵族到精英,如今正从精英转向草根。一方面,政治人物都转向利用社交网络动员群众。但另一方面,信息社会的加速发展,虚拟世界的管理不到位,致使信息传播方式严重变形。表面上看,信息社会的开放度越来越大,但实际上,网络自媒体进一步强化了组织形态,网络的智能推送有意识地投其所好,不同的声音越来越容易被屏蔽,所以导致社交群内形成了政治理念高度契合的人群。“大家只要求别人尊重自己的权利,而不会考虑给予他人同等的尊重”。

  民主社会的另一条重要原则就是协商。无论是民主协商,还是协商民主,其实质是寻找最大公约数。但社会的分裂,使得寻找利益交集的工作变得越来越困难。英国的脱欧运动就是最新一例。特雷莎·梅在宣布辞去首相的当天,引用了英国温顿爵士的一句话,“妥协不是肮脏的字眼”,感叹英国政治越来越没妥协的空间。

  在西方社会街头政治频发的今天,表面上看,这些运动都是自发的,也很少有人站出来承认这场运动是由其组织和发动的,无组织的背后其实掩盖着有组织的架构,成了街头政治的最好保护色。当政府寻求与这些组织进行对话的时候,找不到合适的对话者。而被裹挟、不明真相的群众又觉得自己的诉求迟迟得不到答复,变得更加不耐烦和激进,进而形成了恶性循环。

  不容忽视的是,全球化让受教育程度低的群体更容易受到误导和伤害,受不良情绪感染的概率更高,社会的燃点变得越来越低。资本主义社会特别强调“个人奋斗”,但利益的固化及向上流动的机会越来越小的时候,往往也造成了一些人群的不满和失望。资本家以赚钱为目的,资本控制的舆论导向也是宣扬市场原教旨主义,而较少主动考虑社会公平,这就需要政府的有形之手加以利益调节,这也就是为什么近年来一些国家强烈呼唤强人政治的原因。

  强人政治,既是选民对利益追求的需要,也是社会矛盾激化的必然结果。社会要求政府强化有形之手的作用,而不能放任市场无形之手的操纵,特别是在打击虚拟世界的经营垄断方面,和现实世界同等重要,以防止财富向少数人进一步集中,这是缓和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矛盾的重要抓手。否则,资本主义的制度困局只能越陷越深。(作者是香港《大公报》副总编辑)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