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雨:脑机交互,只是想象空间很大

2019-07-19 02:22 环球时报 瞬雨

  美国神经科技公司Neuralink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近日宣布, “脑机接口”研究取得新进展,目前,研究人员已在猴子身上进行了实验,让猴子能用大脑控制电脑。

  消息公布后,科技界一片欢呼雀跃之声,也有关于“黑客帝国降临”的担忧。这并不奇怪,每一次新技术的发展,从进入公众视野到真正的实用普及,都会经历一波三折。十多年前,虚拟现实在实现了视觉虚拟后迎来第一波浪潮,然后卡在了网络带宽上;第二波浪潮随着穿戴设备而来,很快止步于眩晕感,正在静静地等待技术进步带来的第三次浪潮。而脑机之间的交互,笔者相信也不会例外,今天人们欢呼它即将成为现实,但很快会发现发展道路上的各种局限与障碍,真正的大规模普及相信还有很多门槛需要跨越。

  脑机交互普及初期,将意味着交互效率迎来质的飞跃。人机交互界面最早期是纸带,那时候可以说只有简陋的输入输出,甚至谈不上交互。等到键盘普及以后,才实现了真正的交互,电脑也从庙堂走入寻常百姓家。但转眼30年过去了,人机交互始终停留在键盘鼠标时代。语音输入等只是锦上添花,算不上革命。

  脑机交互是真正能够扔掉键盘鼠标的人机交互革命。通过脑机接口,人类可以直接操作各种机器。估计随着脑机接口产品的逐步成熟,交互效率会有超过90%的提升。通过脑机接口,语音输入和遥控会被直接取代,智慧家居能够突破发展瓶颈。大脑指令到机械协调不再需要中转和延迟,残障辅助也会实现飞跃。既方便人类生活,也将创造一个个新兴产业,这些都是指日可待的变革。

  5G即将带来万物互联,那么脑机接口发展到后期必然会遇到各种社会和伦理问题,它的远期应用大概率会是虚拟现实的常态化。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人担心“黑客帝国”真正来袭的原因。

  通过发展若干代之后的脑机接口,人类可能从知觉到反应都对它产生依赖,从而被联网、被替代,甚至被接管。这个时候,真实与虚拟就不再清晰。如果你感知到的影像确定地掩盖了真实,那生活就不再直接可控。通过脑机接口和未来更高级的物联网,确实有可能创造一个虚幻的共同体,创造目前难以预知的社会关联形式,个体只困于其中与其他个体进行交互。脑机接口的发展升级有可能将我们诱惑到对这个网络更深层次的依赖上,从而难以摆脱这种忘我的处境,回到实实在在的现实生活。

  我们知道,所有的技术创新都是双刃剑。建立在充分认知和共识的基础上,人类有能力驾驭技术进步的负面影响,发挥其正面效力。对如何克服脑机接口以及与它连接的人工智能、甚至广泛的人机互联之后可能带来的危机,相信发展成熟后,人类自然会寻找到解决办法,直至创造出新的平衡点。(作者是技术经济观察家)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