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邃:经济学家的形象思维——厉以宁诗词读后感

2000-06-28 09:38:00 环球网 俞邃 分享
参与

  前些日子我去看望厉以宁教授,他送给我两本诗词集。其中《厉以宁词一百首》曾于1998年由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版,印数达8000册,已在社会上广为流传。另一本《厉以宁诗词又一百首》,是不久前由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内部汇集成册,说明“印数很少,谨供院内诗词爱好者收藏”。我将200首一口气读完,被其中的诗情画意所吸引。《厉以宁词一百首》,报刊已多所评论。这里仅就“又一百首”,谈一点浅见和感受。

  上世纪80年代中,我与厉先生等学者合著一本由宦乡主编的书,于是接触较多,相知颇深。厉先生知识渊博,治学严谨,为人谦和。他擅长写诗词,我则是后来才知道的。作为一位著名经济学家,厉先生当以逻辑思维见长。然而,他写的那些充满正义感、人情味儿和浓郁生活气息的诗词,却以丰富的形象思维令人倾倒。他的诗词最大特点是以情动人,情贯百篇,饱含亲情、友情、师生情、故乡情、祖国情,以及奋发向上的情怀抒发。这里择举数例。

  亲情篇如《鹧鸪天——记外祖母八十九高龄在北京逝世》(一九七五年):

  蔬菜养身淡饭香,老来清静自安康,终将归去无遗憾,唯念亲人各一方。烟霭霭,海茫茫,小船难越几重洋,他年有幸回乡见,代转心思盼吉祥。

  这首词文字淡雅,感情饱满,细腻地刻划了外祖母这位高寿老人简朴而宁静的晚年生活,并通过转述在安详中过世的外祖母的遗愿,表达了作者自己对远方亲人的思念和祝福。

  又如《采桑子——知外祖母骨灰洒入长江》(一九七七年):

  骨灰流向何方去,咫尺天涯,咫尺天涯,海峡那边也有家。当年叮嘱须常记,积善为佳,积善为佳,利禄功名镜里花。

  这首词借题发挥,既表述了对个人名利的态度,又抒发了对祖国统一大业的看法。“积善为佳”、“利禄功名镜里花”,显示了作者牢记外祖母的教诲,为人要乐善好施,淡泊名利。作者在这里赞美了一位高尚的女性,也说明了厉先生不违祖训的处世之道。“咫尺天涯”、“海峡那边也有家”,这不仅指作者有亲属生活在海外,那里“也有家”;而且是一个双关语,可以理解为海峡那边的台湾乃是祖国的一部分,那里“也有家”。

  再如《七绝——送厉伟去深圳》(一九九一年作):

  一叶轻舟下急滩,舵非亲掌不知难,浪中礁石虽艰险,坦荡心怀路自宽。

  诗中告诫后辈,如何迎接人生之路,万事必须亲历实践,知难而进,勇往直前,而“坦荡心怀”则是征服一切艰难险阻的基本。

  友情篇如《相见欢——江西归来,在京与马雍、何持方等同学晤面》(一九七二年):

  那年暮雨霏霏,朔风吹,道别无声应比有声悲。赣江渡,津浦路,悄然归,疑是苍天知我让春回。

  这首词用对比手法,道出了作者与同学久别重逢的欢快心情,以离别时暮雨朔风笼罩下的依依不舍,反衬晤面时犹如春回大地的开怀心境,颇富感染力。

  又如《七绝——送沈家杰同学去北大荒》(一九五八年作)

  今朝且尽平生醉,明日荒原梦里回,草海苍茫君自重,晴空仍记避惊雷。

  诗的寓意与写作时间,足可判明被送别者在1957年反右政治漩涡中的境遇。作者同情、无奈、忠告的凝重心情,跃然纸上。

  爱国篇如《采桑子——北京一月街景》(一九七六年作):

  声声哀乐催人泪,处处灵堂,处处花墙,一夜京城换素妆。音容虽已天边去,留下忧伤,留下彷徨,预感风来雨更狂。

  这首词犹如一幅血泪写成的挽联,准确地描绘和再现了当年人民群众在天安门广场自发悼念周恩来总理的悲壮情景,充分地表达了作者对周总理的深情怀念,对祖国前途的忧虑,对“四人帮”的愤恨和对粉碎“四人帮”的强烈预感。

  又如《秋波媚——由延吉至长白山途中》(一九九三年作)

  白发苍苍护林人,终日在山村。一沟一坎,一花一木,如数家珍。红松幼树何时种?暗自计年轮。成材太慢,谨防虫害,托付儿孙。

  这首词写出了作者对环境保护的细微关注,对绿化祖国的由衷赞美,对护林工人献身精神的热烈颂扬。寥寥数句,将一位精心劳作、一丝不苟、忠心耿耿的老劳模形象刻画得栩栩如生。

  乡情篇如《卜算子——访母校上海永嘉路小学》(一九八三年作):

  离去已多年,偶忆儿时境,往事悠悠似彗星,一闪无踪影。转眼老将临,反觉心平静,回味当初似白云,散合都成景。

  这首词的意境,饱含着幼年回味,往事倏忽,坦荡人生,自然永恒的情思与哲理。

  又如《鹧鸪天——偕蔡士德同学赴长沙参加高考,夜宿桃源境内》(一九五一年作):

  大雾漫江水气凉,船家熟路也迷航。徐徐桅上风帆落,喷喷舱中米饭香。青豆角,热鱼汤,油灯虽暗谊深长。今宵泊在芦湾里,默数潮声到梦乡。

  作者写这首词的时候,年仅21岁,风华正茂。词中恬静的乡土气息和悠然的农家生活,如诗如画,情趣盎然。此情此景,不禁令人联想起中国历代出身清寒的书生才子负笈就学、赶程赴考的艺术形象。

  勤奋篇如《鹧鸪天——大学毕业自勉》(一九五五年作、一九八五年修改):

  溪水清清下石沟,千弯百折不回头。兼容并蓄终宽阔,若谷虚怀鱼自游。心寂寂,念休休,沉沙无意却成洲。一生治学当如此,只计耕耘莫问收。

  这首词从写作到修改,历30年之久。从中可以体味作者一生中不断奋发进取的精神境界。作者信守“一生治学当如此、只计耕耘莫问收”的准则,且贯彻始终,这才有了誉满中外的经济学家厉以宁。

  又如《浣溪沙——六十自述》(一九九0年作)

  落叶满坡古道迷,山风萧瑟暗云低,马儿探路未停蹄。几度险情终不悔,一番求索志难移,此身甘愿作人梯。

  词中“一番求索志难移,此身甘愿作人梯”的品格,与上首词“只计耕耘莫问收”展示的风貌,彼此呼应,相辅相成,多角度地构成了作者真实的自我写照。

  文如其人,诗词如其人。厉以宁先生的诗词既抒发了他的思想情愫,也谱写了他的道德操守。我期待着厉先生今后能有更多的诗词华章问世。

  (载《中国测绘报》2000年6月27日)

责编:黄胜男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