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邃:我与夏征农老人之缘

2008-10-14 14:48:00 新民晚报 俞邃 分享
参与

  人瑞夏征农同志以105岁高龄,于10月4日仙逝。我很悲痛,更是怀念。

  我从1941年认识夏老,到1991年最后一次采访他,相隔整整50年。这期间,我还多次见过夏老,留下温馨的回忆。夏老的儒雅、宽厚、谦逊、友善,贯穿在往事之中。

  1941年新四军东进后,苏中四专署的专员季方和秘书长夏征农,坐骑两匹枣红马,随军来到我的家乡双甸北乡冒家庄。当时大家都称呼他“夏秘书”,住在我家。我家就有三间房,夏秘书在堂屋搭了一张木板床。那时我8岁,在父亲俞笃周当校长的冒庄小学读三年级。夏秘书对我的喜爱溢于言表,叫我“小鱼儿”。我喜欢下陆军棋,但农村条件差,只能用马粪纸做成一副陆军棋。我放学回家,夏秘书工作之余就说:“小鱼儿,来杀一盘!”他一边下棋,一边笑着逗趣说“小鱼儿你可输了。”我不服气,他却用右手拇指捏着无名指哒哒作响,好像在打拍子庆祝胜利。

  一晃数十年过去,我先后在扬州、上海与他会面,堪称奇遇。

  上世纪60年代,我陪外宾到扬州访问,恰巧与夏老同住一个宾馆。我向他表示问候,并主动提起小时候和他下陆军棋的事。他的记忆力极佳,记得冒家庄,记得俞笃周校长,也记得“小鱼儿”。谈到他当年的坐骑枣红马,他哈哈大笑。他对我说,什么时候去上海,到他家玩玩。这次与夏老邂逅,让我难以忘怀。

  上世纪70年代末,我陪外宾到上海,住在东湖饭店。当时赖少其同志住在我的楼上。赖少其时任安徽省文联主席,我的长兄俞远是安徽省社联副主席,他们相识,且一起蹲过牛棚。一天夏老去东湖饭店看望赖少其,我又见到了他。夏老非常高兴,与我谈起国际形势,问及故乡情况,还对我说,个人在上海如交通工具有什么不便,可以找他。

  1991年2月,我受命撰写纪念李一氓同志的文章,组织上让我去上海,采访陈国栋、胡立教、汪道涵和夏征农四位老同志。市委秘书处将采访安排在老同志居住的康平路。我又一次见到夏老,彼此都很兴奋。他们四位根据自己的记忆,为我撰写文章提供了不少素材。其中夏老特别说起,李一氓同志担任苏皖边区政府主席时,亲自编写京剧《九宫山》,演出多场,引起轰动。如今这四位老人虽已作古,但留给我的印象却是永存的。

  夏老是10月4日逝世的。1957年的10月4日,是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卫星成功发射的辉煌日子。夏老作为“半是战士半书生,一行政治一行诗”的历史人物,无愧为一颗革命家兼学者的“人造卫星”,将永远在太空翱翔。

  来源:新民晚报

责编:黄胜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