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内>正文

土立方:中国需要再一次“真理标准大讨论”

2012-12-06 10:07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中国问题从来都不是“单一矛盾”,解决中国问题也绝对不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但是长期以来,中国的社会风气却往往习惯于只关注片面的表象,而且克制不住感情用事的去对待问题。一个简单的比喻,这就如同面对一道“难题”时,中国人总是急于寻找“答案”,却不善于先仔细的“分析问题”,然后再得出正确的答案。

  事实上,求解任何“难题”,只有先用正确的“思维方式”和正确的“心态”去分析思考,才可能自然而然的获得正确结论。反之,没有正确的方法和心态,那么“答案”不仅难免谬以千里,而且还会走向“极端”。换句话说,中国问题的关键不在于“答案”层面,不在于“旗号”的选择和反复折腾,而首先在于中国人看待问题和思考问题的方式方法,也就是中国人在“价值观”层面能否进步。

  三十多年前,当中国开启改革开放新时代之际,刊载于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掀起了“真理标准大讨论”,进而彻底破除了当时所谓“两个凡是”的思想禁锢,为中国摆脱文革浩劫走上改革开放之路奠定了必要的思想标准。

  而今三十多年后,改革开放已为中国在经济与物质层面取得了举世称赞的成就。但继续改革开放,尤其是推动改革开放的“政治改革”进程,中国社会应该需要再一次的“真理大讨论”。要对中国社会的“价值观”进行一场“讨论”,让社会能以(更加)实事求是的理性和客观科学的态度去看待和思考问题,使中国的改革之路更加健康的发展。

  “伪民主”和“伪法治”导不出“真文明”

  推进“民主进程”是中国改革的必然方向,“民主是一个好东西”。但是“民主”需要成长于“法治”的土壤,依靠“法治”的准则来约束全社会的民主行为,才可能是健康和真正的民主。

  2011年4月23日,温家宝总理在会见港区原人大代表吴康民夫妇时曾说过:“(改革所遇到的困难)主要是两股势力,一股是中国封建社会所残余的;另一种则是文革遗毒。两股势力影响了人们不敢讲真话,喜欢讲大话,社会风气不好,应该努力纠正。”

  温总理的这番话无疑是非常深刻的。改革开放的成就举世瞩目,但随之而来的种种问题和社会矛盾也在激化。譬如公权力层面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贪污腐败”日趋严重的影响着社会民生和人民的“幸福感”、“尊严感”,而来自基层社会的迷茫和浮躁情绪也在日趋激烈的驱动着种种“极端思维”的氾滥。这些现象都根源于“封建残余”和“文革遗毒”两者之一在作祟,或是两者兼而有之在作祟。

  譬如,开历史倒车鼓吹文革的所谓“极左”分子,动辄就对他人乱扣“卖国”、“贪官”的帽子进行侮辱谩骂,甚至暴力威胁;而许多成天将“民主”和“人权”挂在嘴边的自视“右派”人士,亦是对不同意见者肆意乱扣“五毛”、“走狗”的帽子大搞人身攻击,同样也是施以语言暴力甚至行为暴力。更为遗憾的是,无论是鼓吹文革的所谓“极左”,还是借口“民主人权”去打击异己的所谓“极右”,都高举着“民主”旗号来愚弄大众。本质上讲,这两类“极端”群体的行为模式都是践踏法律与人权的“文革遗毒”。这两类群体所谓的“民主”,并不尊重“法治”为基本前提,无论是所谓“左”或“右”,其实骨子里奉行的是“(自认为)立场正确就可以践踏他人权益”的是非标准。这是“伪民主”,所以导出的结果便是用“极权”的态度和方式对待异己,实质上是“专制”。

  没有“法治”,那么无论是“左”或“右”的所谓“民主”,结果不过还是文革“多数人暴政”的浩劫。

  至于“封建残余”,中国社会中的“官僚主义”是典型之一。“权力至上”的封建观念盛行于不少官员的潜意识当中,甚至一些官员到现在还分不清楚“法治”(rule of law)与“法制”(rule by law)两个词语的区别,在行政中对待人民常常是“以权压民”,滥用权力与滥用法律。这是过去封建社会的“『以』法治国”,是“伪法治”。真正的“法治”是全社会,包括官员与人民都要依法律为最高准则,任何权力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此谓现代文明的“‘依’法治国”。

  事实上,中国社会的“文革遗毒”与“封建残余”本身也是相互作用的伴生关系。传统“等级观念”、“学而优则仕”、“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是封建等级社会的烙印,而人民在千年封建生态下,对平等和自由的追求则扭曲为盼“均贫富”、盼“清官明君”的畸形心态,甚至片面的视“草莽流寇”为“英雄好汉”。这实际上是全民的价值观始终凝固在“权力文化”上,每个人所希望的并不是真正的平等自由的公平社会,而是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人上人”,自己能够不公的对待他人。

  现代文明社会,现代民主社会,需要社会各阶层都能尊重“法律至上”的行为原则。“伪民主”和“伪法治”导不出“真文明”,中国社会只有养成“法治”价值观,才可能实现民主文明。

  学会“富裕”,学会“法治”

  中国人常自嘲称“中国人富不得”,若从现象上看,此话并不为过。

  基层社会的“贫穷”和社会的“贫富差距”是中国长期封建农耕社会的一大特点,自古中国人便有“均贫富”的原始追求,这对中国人传统价值观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尤其是自近代被洋人的“大舰巨炮”轰碎了固步自封美梦后,“国破家亡”和长时间的“贫穷”状态,世界与中国长时间的“贫富差距”,都对现代中国人的思维观念和中国文明进步影响甚远。

  “贫穷”本身并无是非善恶之分,但是“贫穷”与文明的进步却有密切的关联。简单的说,长期习惯于“贫穷”的社会,法律意识一定是单薄和欠缺的。因为法律对人的“惩戒”无外乎“杀头”、“牢役”或是“剥夺财产”。当民众是“一无所有”时,法律的制裁一定是缺乏效力的,整个社会也不可能有尊重法律的意识习惯。

  因为如此原理,中国人常有“光脚不怕穿鞋”、“不大了杀头”的说法;也正因为如此,中国人还习惯于视“劫富济贫”为“义举”,却不在乎被劫的“富”是否合法所得,更不在意“劫富”行为是否是合法;更因为如此,中国人的“感性”常常超越“理性”,往往不屑于“真相”而只在乎“立场”。哪怕是现在“物质富有”了,很多人仍然对“感情”和“义气”的信奉超过“理性”,这就是“穷的只剩感情”的行为惯性使然。

  “富裕”是现代工商业文明的“经济基础”,一个社会如果没有“富裕”就不可能有“法治”,更不可能实现民主的“上层建筑”。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人“富裕”了,事实上是全社会比起过去都富裕了太多,这是中国实现文明进步的“经济基础”。在此基础上中国社会迟早会意识到,只有整个社会都依照“法治”为原则,才可能实现真正的公平与正义。

  但是中国社会显然还没有习惯“富裕”,许多人的“财富”价值观仍然停滞在农耕社会。有人为了获得财富“不择手段”,违法滥权“劫贫济富”在所不惜;也有人比房比车处处“攀比”,或是处处“炫富”,或是处处“眼红”他人财富;还有人心态扭曲嫉妒财富,鼓吹封建思想的“均贫富”和“劫富济贫”。 

  现代文明社会,现代民主社会,建立于“富裕”的经济基础之上。中国社会必须学会“富裕”,不光是物质富裕,更重要的是对待富裕的正确价值观,如此才能学会“法治”,也才可能实现民主文明。

  民主是“契约精神”和“妥协精神”

  中国人追求民主并非当前的“流行”。早于上世纪初的“新文化运动”中,陈独秀就在《新青年》刊文,首先提出“拥护那德莫克拉西(Democracy)和赛因斯(Science)两位先生”,即“德先生(民主)和赛先生(科学)”之说,之后“德先生”逐渐明确以“民主”一词广泛传播。而在这之前,“民主”一词在汉语中的本义其实是“民之主”(帝王)之意,“Democracy”则在近代多翻译为“民政”或者“民弄权”、“民操权”(注:少数留学日本的学者也曾直接引用日文汉字称“民主”,但未成为社会共识)。

  假如要从晚清立宪与近代辛亥革命这些具备民主意义的民主实践来算,则“民主”在中国至少已有一个世纪以上,甚至一个半世纪以上的历史了。一个多世纪以来,中国知识分子视民主为“理想”,政治投机者以民主为“口号”蛊惑民心图谋权力,政治实践者则在民主实践中艰难探索。

  事实上,现代民主不是“口号”,民主也不是简单的“制度”,民主更不是简单“斗争”。现代民主是政治文明,是建立在现代商业文明价值观下的政治体制。所以“商业社会”是实现现代民主的经济基础,而“商业文明”则是实现民主的客观条件,其中最重要的便是“契约精神”和“妥协精神”。

  “契约精神”是商业社会的商贸交易和市场经济的产物,没有“契约精神”就不会有现代“法治社会”,社会秩序就是靠“拳头”大“胳膊”粗、甚至是耍卑鄙手段,这是“权力社会”的生态,是不可能建立民主的。

  “妥协精神”就是现代文明的权力制衡,没有“妥协精神”就不会有现代政治文明,社会阶层和政治势力之间就是“打倒一切”的行事标准,这还是“权力社会”的游戏规则,只可能结果出偏执的“恶斗”与“极权”。

  民主政治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潮流和必然趋势,民主更是一个社会进步的演化进程。中国从农耕社会中被“大舰巨炮”轰醒,再经过百年的社会变革,在改革开放中跨入市场经济。现在中国社会的物质基础已经是市场经济,是商业社会,但是中国人的价值观还停留在千年农耕社会的束缚当中。 

  现代文明社会,现代民主社会,构建于现代商业文明的土壤之上。中国社会必须养成“契约精神”和“妥协精神”的价值观,才可能抛弃掉的恶斗劣习,才可能实现民主文明。 

  结语:中国需要再一次“真理大讨论”

  三十多年前的“真理标准大讨论”为之后的改革开放扫清了“两个凡是”的障碍。三十多年后,价值观的落后成为制约当前中国社会“改革”的重要瓶颈。

  继续改革开放之路,中国需要“实干”而不是“空谈”。这就需要建立正确的“法治”理念和“富裕”观念,养成“契约精神”和“妥协精神”。中国需要再一次“真理大讨论”,对中国社会的“价值观”的大讨论,让改革开放能够向着更加健康、更加科学的方向发展。

  作者土立方:环球博客特约评论员、国际问题专家、专栏作家。

  土立方环球博客地址:http://blog.huanqiu.com/earththree/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