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内>正文

黄元:“一流法治城市”的定义、建设指标初探

2013-01-24 13:43 深圳法治 我有话说 字号:TT

  深圳市委、市政府于2011年10月10日召开全市依法治市工作会议,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王荣在会上明确地提出要把深圳建设成为“一流法治城市”。这是一个很高的城市建设目标,也是一个很好的切合时代发展主题的城市建设目标。

  我们国家正致力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在立法的严谨与细致、立法的深度与前瞻性方面,都正处在关键性地探索与建设阶段。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深圳先行提出建设一流法治城市的战略目标,具有国家的意义、历史的意义。本人认为:深圳应当在建设与完善国家法治体系的过程中,率先具备领先之标杆与示范的功能。本文试就针对深圳建设“一流法治城市”的概念与建设指标作出有益地探索。

  一、关于“一流法治城市”的定义

  深圳要建设“一流法治城市”,则首先要对“一流法治城市”这个概念予以明确地界定。如此,方可以使“一流法治城市”这个建设目标指向明确,而不至于概念模糊或容易产生歧义。笔者基于对全人类生活本原的研究与全人类迄今最显成功的社会治理经验比较分析,认为“一流法治城市”这个概念可以这样地予以定义:把深圳这座城市建设成为具有一流的城市管理水平、具有一流的立法水平与执法能力、具有一流的舒适居住环境的现代文明城市。对于这个定义予以具体地分解,就是:市、区、街道三级政府的行政行为从立法、执法、到责任机制落实动态要达到一流,公检法三家的市、区(包括派出机构)二级司法运行系统内的依法与执法的质量要达到一流,全市商业诚信服务的水准要达到一流,市民安居生活内心体验的品质要达到一流。这里的一流,应界定为:指与世界上发达国家或城市的治理水准起码是趋于并行或相近的国际一流。 

  二、关于“一流法治城市”的题义下应包含有哪些城市建设指标

  王荣在会上提出的关于“市场经济必然是法治经济,和谐社会必然是法治社会”的论断可谓恰如其分。本人认为,建设现代“一流法治社会(城市)”至少应当包含有以下几方面的具体社会(城市)建设指标:

  (一)严谨、细致、详尽的城市治理立法

  诸如欧洲社会从古希腊、古罗马开始探索,到现代社会的成功治理,其间的关键经验便是社会治理的详尽立法。详尽立法是建设“一流法治城市”的根本性基石。详尽立法则要求有十分细致、严谨并人性化的关于社会(城市)治理的立法(可操作)技能。具体地说,深圳要建设一流法治城市,就是要在国家(法律)所赋予的享有立法自主权的权限前提下,在城市治理立法的严谨与细致上,敢破敢立,要在关于政府行政行为覆盖能力规范立法方面、行政行为效益与效率规范立法方面、城市规划与建设规范立法方面、城市管理与示范行为规范立法方面、市民公共责任行为规范立法方面、商业交易活动规范立法方面、商业诚信服务规范立法方面、社会公益道德与公益权益行为规范立法方面等各个领域的立法技能上,想得周、规得细,向迄今世界上具有最先进治理水平的城市学习借鉴立法技能,进而尽可能严谨地制订出具有行为拘束力(包含罚则)的城市治理行为规范。

  (二)系统、完善、公开、快捷的城市治理投诉和纠错(执法)应答机制

  系统、完善、公开、快捷的城市治理执法与投诉应答机制,是赋予城市立法以鲜活生命力的决定性环节,尤其是在关于城市治安疏漏或缺失、商业交易与服务诚信缺失、政府治理行为疏漏或(效能)缺失、司法行为滥用或(公正)缺失等关系一个城市功能核心运行与指标评价的关键领域。“一流法治城市”的体征正是须凭借这样一些具体指标元素在日常运行过程中所要求有相应的系统、完善、透明、快捷的应答机制得以体现,并由此得为城市市民(社会成员)的客观检测。

  (三)低成本、高水准、高效益的公共管理处置与反应能力

  现代城市管理主体主要有二个系统:政府管理系统与公共管理组织系统。

  政府管理系统是城市治理的决策和主导系统,但从目前的城市治理实践上看,有大量的行政行为低能(迟钝)、行政行为重复、行政行为浪费、行政行为低效、行政行为缺失、行政行为租赁、行政行为失度等的情况存在,这是显而易见的。解决这一些问题,一要制订有严谨细致、少缺失、少疏漏的行政规章(除国家和地方性的相应法规以外),二要建立有周密无漏的行为责任(投诉)监察(问责)应答机制。这是建设“一流法治城市”的题中本义。

  现代城市公共管理是指除政府系统以外,还存在着被授权代行政府职能或受委托代行政府管理职能之公共管理系统,前者如有关的公共事业单位,后者如有关的国有企业或行业协会。公共管理组织系统因为存在拥有政府(事业)财政与编制(岗位)配置的(部分)部分权能,它们的管理职能行使过程中所存在的混乱、低能、权力租赁或交易、缺失、甚至暴力行为,则更显得有对于它们的管理权限地行使予以严格地依法监管的必要。对之也更加需要制订出尽量严谨细致、少疏漏、少缺失的详尽的行政规章为其行为依据,并同时辅以完善的责任监察与责任纠错机制的良好监管。这是建设“一流法治城市”不可或失的重要环节。

  (四)一流的司法运行水准

  “一流法治城市”必然要求有“一流的司法运行水准”。

  司法腐败是市民最痛恨的社会疾患,也是建设“一流法治城市”的最大阻碍。司法腐败的主要表现形式是:权力(益)租赁、权力(益)交易、有法不依、司法怠惰、司法欺诈、监管失责。这些司法腐败的表征,正是建设“一流法治城市”的难点所在。司法腐败不解决,建设“一流法治城市”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王荣在会上指出:“各级司法机关要坚持公正司法,把好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关口。”其言凿凿、其理灼灼!公平与正义是人类社会理性运行的灵魂,更是司法运行的灵魂。公开、公平、依法、规范、高效地司法运行,是钳制权力(益)交易、司法怠惰、司法欺诈等司法恶疾无处遁身的有效手段,也是具有一流司法运行能力(质量)的标志。

  建设一流法治城市,就应该把深圳建设成为全国法治社会的先行区、示范区、法治环境的净地,则必须在公开、公平、依法、规范、高效地司法运行能力(质量)上,出高招,下狠招,从严治警,常治不懈。

  三、关于提倡市民参与城市立法

  建设“一流法治城市”是一个应当由政府与市民全面参与的社会系统工程。根据国内外社会(城市)治理实践,市民参与立法不失为是一个有效的方法。

  市民参与城市立法,是指在关于立法项目、立法内容上通过有效地安排或建立便于市民充分参与立法过程的良好平台(通道),广泛深入地听取广大市民,尤其是听取具有各科专业背景知识技能并热爱公益事业、关注社会民生建设人士的有关立法意见或建议,形成市民立法的良好意识(风尚),使市民立法得以切实可行,得以成为城市立法方法上的常态。这样,势必会促进城市立法更加周详,这也是扩大市民对于城市立法知情权、增强市民荣誉感与知法守法责任意识的有效方法。[作者为仲尼东西方人类治理(香港)研究院首席研究员]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