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内>正文

鲁宁:“志愿者”为何在雅安地震救援中贬值

2013-04-26 09:51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观察者网4月25日发表文章:“志愿者”为什么在雅安地震救援中贬值  仅芦山县龙门乡一个乡镇,在72小时黄金救援期限内,平均每天劝返千余志愿者。整个雅安市及周边地区,受灾县(市、区)超过30余个,每天前往救灾的志愿者被劝返的人数肯定更多。读到这条消息,网友们的情感反应很可能是复杂的。

  而令网友更为纠结的是,因遭遇坠石或遭遇车祸,已有数名救灾志愿者或死或伤。但他(她)们的家人和亲朋很可能颇感失望,因为与五年前汶川救灾出现志愿者死伤的情形反差太大——这一回整个社会舆论对此的反应几乎可用“很不以为然”加以形容。

  这是人性的冷漠吗?至少从主流层面观之绝非如此。但在舆论的潜意识中,持无序救援不够理性,为此流血实在不值得之看法的人却大有人在,只不过缘于真话难听,谁也不愿挑破窗户纸把丑话抖出来说。

  “不值得”论有相应的社会存在作为基础。相对于五年前汶川救灾前期的混乱、无序及人海战术,本次芦山救灾堪称专业化程度已达到相当水准的“正规国家救灾”。震后24小时内,仅军队与武警投入的救灾兵力就超过17000余人,而且几乎皆系抢险、野战救护、消防、工兵、特战、野战施工、侦察、防化、陆航、空运等装备良、训练有素、专业化程度极高的技术兵种和“跨技术合成兵种”。如果加上国家各部委,四川及周边省、市三级专业化救援水准同样已颇为靓丽的专业救援队伍,整个灾区仅正规救灾人员的投放已超过3万余人。

  此外,在震后24小时之内,军方临时调动7颗侦察、测绘、遥感卫星对灾情及灾情发展进行全覆盖式的实时评估与监测,再配置北斗定位系统,及时精准地为整个救援行动装上了千里眼和顺风耳,使高效组织有针对性的灾后救援成为了可能。

  而且,必须客观承认的是,芦山地震无论是波及范围和破坏程度,均与五年前的汶川地震不可同日而语。但中国各级政府及军队救灾应急反应之快捷,救援行动之果敢有效,连一向偏好“鸡蛋里面挑骨头”的西方媒体,也普遍承认“快速反应赢得公众认可,灾后安置展现全面能力”。譬如美联社写道:“一切都在和时间赛跑,芦山震区两天内所涌现出来的帐篷村可不像是普通的难民营,中国政府展现出的是一种全方位的针对自然灾害的反应。”

  由于上述原委,再加上震中所在芦山等县的地形地貌环境远比汶川等更为恶劣,这就造成大量无序进入芦山等地参与救援的志愿人员,可供实际腾挪发挥作用的地理空间譬如交通道路容量,远比当年的汶川更为局促。换言之,有了3万军队及专业化救援能力及强的队伍参与救灾,无论从人数到装备足以形成对整个灾区救灾作业面的全覆盖。这就解释了为何大批量盲目涌入的志愿人员,非但没得到灾区的真心欢迎,反倒成了灾区的累赘,甚至对救灾形成了事实上的干扰及添乱之难堪。

  芦山救灾志愿者们遭遇的普遍尴尬,是国内志愿者事业面临的信誉透支尴尬。这样的尴尬本不该发生在志愿者事业的初级阶段。而形成尴尬的本源,则是许多志愿事业的鼓动者们千方百计把志愿者事业“泛政治化”,把心地善良质朴的志愿者们当作与政府社会管理和社会服务“对着干”的“政治反对派”,或刻意拿志愿者事业出现来求证“公民社会”的异军突起。

  还有,当有人以志愿者的名义,一次次借助灾难行可耻之极的沽名钓誉秀、市场秀、商业秀、广告秀、公关秀、自我标榜秀时,志愿者群体的社会形象势必迅速遭致贬值,志愿者只能沦为剃头挑子一头热的“孤芳自赏”群体。笔者为此断言,若中国的志愿者事业不能回归到社会服务之本源,而受某些国人的故意误导,试图在“泛政治化”的泥淖中寻找虚幻的生存发展空间,要不了几年,志愿者在中国由褒义词蜕化为中性词再蜕化为贬义词将不可避免。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