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内>正文

张颐武:就业环境逆转,就业心理需跟着变

2013-05-30 02:36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又到了暑期大学毕业的时节。最近几年每到这个时候,人们都会热议毕业生的工作不好找,慨叹这一问题愈演愈烈。今年似乎问题更严重,大学生的签约率更低迷。这确实已是一个社会每年都会关注的问题。

  年轻人找工作难已是全球性的现象,在发达国家也相当严重。但在中国情况似乎比较特殊。一面是制造业和服务业对劳动力的需求仍然相当旺盛,一面却是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这里的原因当然很复杂,其复杂性和解决难度都需要人们正视。

  首先,中国大学经历了上世纪90年代后期的扩招之后,规模实际上已经相当大。虽然扩招对提升人口素质、增强国家竞争力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实际上却是通过扩大招生名额使原来考不上大学的学生也能进入大学。现在高考的竞争性在相当程度上急剧降低,考上大学的比例一直在增加,相对难进的门槛变成了“211”或“985”。虽然现在白领岗位数也增加了,但增速显然比不上大学扩招的速度。而且不少用人单位相应提高了用人标准,原来有大学学历就可以的,现在往往需要“211”或“985”的本科或研究生学历。

  其次,不少用人单位现在也面临一些问题,即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的约束越来越严格。这当然是保护劳动者权益的积极举措,但也使得一些用人单位认为既然解除劳动合同的成本越来越高,那还不如将就着,因此越来越倾向于减少雇用新人。这当然是未必合理的现象。一些用人单位最近一直在抱怨现在的一些要求缺少适度的灵活性。这些说法都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的,但确实也是一个造成大学生就业难的现实原因。

  再次,虽然就业环境发生了重大、不可逆的变化,但不少家长和一般社会对于大学生的认识和理解仍然是当年扩招之前相对小规模的精英式教育,对于大学生往往还是寄托了巨大期望,希望他们从事白领工作,甚至希望借此改变一家人的命运,大学生本身也对自己的未来拥有更多期许。但这些期望并没有在现在激烈竞争的职场上体现出来。一些大学生希望自己在大城市有相对舒适的好工作,但事实上这些工作的数量确实有限。前几年关于大学生是不是“普通劳动者”的激烈争论,最近在微博上关于“大学生搬砖”是否可以的争论,其实就是在这种期望和现实之间反差的真实反映。

  从目前情况看,需要的是多方面想办法共同努力。一是社会和政府需要给大学生提供更多的锻炼和工作机会。比如在社区服务、养老服务等新兴公共服务领域如何增加更多位置,同时增加一些具有灵活性的临时工作机会。二是如何让对劳动者的权益保护和激励用人单位雇用新人的积极性之间取得更好的平衡,让更多的用人单位有更高雇用新人的愿望。同时也需要更多激励机制的确立。三是大学生、家长和社会也需要更好地认识当下的现实条件,客观地看到就业现实,实事求是地找到大学生发挥的空间。大学毕业生则需要加强自己的竞争力,通过能力来赢得别人需要。千条万条,能力是最重要的。(作者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