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内>正文

黄元:“中国梦”的基础应是“法治中国”

2013-06-04 15:13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中国梦”一词据有关资料显示较早由时任外交学院院长的吴建民于2006年率先提到。去年11月29日习近平在国家博物馆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把“中国梦”直接解释为“实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之梦。今年3月17日习近平在12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会上把“中国梦”进一步具体地解释为:每一个中国人“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共同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中国梦”现已经成为举国一致的共同愿景,并切实地构筑在每一个中国人的生活里。那么,中华民族实行切实复兴之后究竟应是一个怎样的国家?又当以怎样切实的路径切实趋向?学说界或从生态、或从外交、或从军事、或从民众福祉、或从社会公平正义国家机制建设等各持侧重,迄今并尚未给出相对一致、内容翔实的未来国家景致轮廓。笔者认为,中国梦首先应有“法治中国”之梦这个元素,并且是一个基础性的元素。

  谈到法治精神,那并不是欧洲人的特有发明。2000余年前的战国初期,法家人物并明确主张“威不二措,政不二门,以法治国”,提出“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商鞅四见秦孝公,“以强国之术说君”,“语数日不厌”,“不自知膝之前于席也”。后“六国卑”之而“不与之盟”的“西戎”秦国籍“以法治秦”迅速地从西北边陲崛起,并最终完成“六合”一统,开创大秦帝国。但其时与在其后2000余年的中国社会里的所谓的“法治”,是一种一直主要停留于刑事上的立法与审判领域里的社会有限“法治”,那样的“法治”受授于权治,权治便即专制,而对于一个真正的法治国家(社会)具有基础性要求的民事、经济与行政三大行为领域内的立法和司法则几乎是空缺。也因此,统治与被统治、剥削与被剥削这两大相对立的社会阵营始终不能在根本上相互接纳。这就是中国社会的治理状况与西方社会长期存在落差的关键所在。

  现代法治精神由洛克、孟德斯鸠、卢梭等欧洲哲学家率先系统提出,其后为英国美国法国等西方国家政治实践所确立,其核心是以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为内容的天赋人权。“宪政民主”政治的形式之争,实际上随着人类社会对于自身生命本质认识的不断趋向纵深,尤其是二战后出现的第三次科技革命引起的经济日益全球化趋势,使各国间的生产、投资、流通日益联结为一个整体,世界的政治格局因此发生了重大变化,“和平与发展”两大主题突现为全人类生活和发展现实的共同急务——在这样的背景下,生产力的发展成了核心关注,所有的治国理政事务都必须检验于是否有利于提升生产力的发展和国民的幸福生活。邓小平正是紧紧地抓住了这一检验标准,所以他说:不管白猫黑猫,会抓老鼠的就是好猫。

  基于当时(20世纪70年代)国家趋向国民经济全面崩溃边缘的严峻的政治和经济情势,邓小平主持国家全面进行拨乱反正,1982年《宪法》即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作为国家法治原则予以确立。之后,1993年“宪法修正案”以“市场经济”取代“计划经济”写入“总纲”,1999年“修正案”又将建设“法治国家”写入“总纲”。至此,国家确立正道,全面启动“实行依法治国”的进程。历史进行到21世纪的中国社会,在历经19世纪末至20世纪上半叶间资产阶级改良运动、民主革命与新民主主义革命间的成败比较,并历经建国后近30年“一大二公三纯四平均”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间成败的选择,历史地得出结论:不遵从市场经济规律,社会的发展寸步难行;不迅速促进社会治理的法治化进程,国家的发展便泥泞不前。

  法治精神的核心是确立以规则理人治事的社会运行机制,每一个社会成员人人得而依法遵循。充分的法治精神是对每一个社会成员命运良好的最佳救赎,是对于一个国家命运把持的最优质的利器,是人类社会共同的理性选择。任何一个真正的中国人无不殷切期待并需要有一个强大而宜居的国家。一个有着良好治理效能的中国,一定是理性法治的坚持与人性仁善的柔软充分相内置的国家。一个有着完善法治规则的中国,一定是每一个社会成员支付生活和发展成本最低,发展速度最快、效益最好,每一个人都得能轻松自如生活的中国。任何个人从早上出门便需踏入社会公共环境,一个人的生活幸福和发展成就必然与国家的命运休戚与共。任何一个有识者都应主动真实地效力于国家治理(命运)的共同扶持(关怀)。

  现在有一些人仍然没有从根本上把握现代“法治”的精髓,任意地将人们主观意识形态领域里的无谓标签和认识性争论与一个国家治理现实中的法治技能相混淆,并将依法治国征程上一些一时难以突破的困难曲解为合理性的存在,进而对建立法治国家的坚定决心和必然趋势心存彷徨,制造许多不良的负面口水。有些人仍然不太能够很好地去适应高度法治规则建构下的“和而不同”,生怕丧失了许多独有的话语权、决定权所带来的特有的个人“尊严”和利益,殊不知,是一人“尊严”和“拥有”之下,包含着许多人的“卑贱”和“没有”的屈意,是“同而不和”,这便为现代人类法治精神所不许。

  法治国家应是中华民族复兴的基石。中国梦,每一个中国人共享人生出彩机会的中国梦,非法治无以高效启动且可持续运行,非法治无以根本地最大值地激活每一个中国人的内在创造能量,非法治无以切实保障共同的创造果实,非法治无以至大成大就。

  “中国梦”,该是宜居梦、幸福梦、发展梦、强大梦的组合之梦,这一切都离不开“法治中国”与“和谐中国”这样的基础。[作者是仲尼(香港)研究员首席研究员、浙江大学儒商与东亚文明研究中心研究员]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