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内>正文

王义桅:中国梦,现在能做也必须做

2013-06-08 02:37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中国自古有梦:从人与自然关系的天人合一梦,从人与社会关系的天下为公梦,从国与国关系的天下大同梦,不一而足。中华民族向来是会做梦、敢做梦、做好梦的民族。为何现在才提中国梦呢?

  鸦片战争以来,中华民族梦被西方的普世价值梦打断了,切割为国家梦、民族梦:中华之崛起、民族之振兴,成为洋务运动、民主革命、社会改良人士孜孜以求的梦想,概括起来就是民族独立、国家富强、社会现代化三个层面,实现动力就是民主、科学。赶超、接轨成为实现中国梦的主要逻辑;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甚至西学为体、中学为用成为实现中国梦的路线之争。然而,那本不是中华民族梦。民族独立、国家富强原本不是个问题,对它的追求只是被西方打败了的反弹;现代化其实是西方梦。

  现在中国才有资格,而且必须做自己的梦。先说资格,即可能性。中国梦的时代背景在于文明代差的消失。经过100多年和西方的碰撞,现在中国跟西方很多方面第一次处于同一起跑线上,面临很多一样或类似的问题,如生态环境问题等。现在各国都处在改革变动的时代,如布热津斯基所说处于“全球大觉醒时代”。在这一背景下,中国梦应运而生,要探讨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也要探讨中华民族如何“为人类做出较大的贡献”。现在,发达国家提倡大数据时代、第三次产业革命、开发深海、向太空进军,中国不仅没落伍,反而有局部领先优势。在这种情形下,中国的发展不只是解决中国的现代化问题,不只是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借鉴,也为西方走出危机提供启示,为解决人类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中国式答案和另一种选择,为国际社会提供“源于中国而属于世界”的器物、制度、精神各层面的公共产品。这就是中国梦的文明担当。

  再说必须,即必要性。中国不做自己的梦,就会做美国梦,做普世价值梦。美国梦关注机会平等,不太计较结果;关心效率,不太计较可持续。当然,美国梦有其宗教逻辑、立国之本,也有其可贵可爱之处,最大的迷惑性就是淡化国家关怀,倡导普世成功,将美国优越论蕴于人类先进逻辑。至于一些人笃信的普世价值,将价值的普世性包装为普世价值,如今连西方的问题都解决不了,遑论中国式问题?!

  更紧迫的挑战来自国内。改革开放30余年来,中国整体从全球化获益良多,然而民众、行业获益不一,环境污染、诚信下滑……让每个中国人都担心中国的未来。利益分化之严重、价值混乱之乱象,急需凝聚社会共识,包容共生向前看。人要有精神,国家也要有理想。中国梦是以中国精神、中国力量、中国道路,实现软硬道理的有机结合。发展是硬道理,希望就是软道理,两者缺一不可。

  故此,此中国梦不同凡响:纵向看,中国梦不再是独立、富强的补偿性发展;横向看,中国梦将超脱美国梦、普世梦。中国梦的境界,从主权独立,到国强民富,发展到现在的中国特色,终将变成“你,值得拥有”的中国梦。更大的挑战是说服世界。中国梦是包容梦、世界梦,绝非我行我素梦。

  由于中国的多重身份,中国梦的内涵十分丰富。从中华民族的复兴维度讲,中国梦是实现中国人权梦、民族振兴梦、文明复兴梦;从作为新兴国家、社会主义国家和世界性大国来讲,中国梦是实现新兴国家崛起梦、社会主义信念梦、世界领导型国家梦。为中国梦干杯。▲(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近著《海殇:欧洲文明启示录》)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